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德哈] 兔子戏法

@林奈





赫敏从平摊的《预言家日报》上抬起头来,她看着公共休息室里的两个人,兴奋地宣读道:


"麻瓜顶级魔术师,路易斯·沃兹基边德,要来霍格沃茨表演!邓布利多同意的,说让我们了解些'比天赋更伟大的智慧',有趣的玩意儿,虽然我常去看......"


赫敏的眼里闪着光,"年纪轻轻就名满天下,和巫师们交好,从魔法中获取灵感,英俊、有才......"


"哈,"罗恩嗤之以鼻,"那么这名气该是他的巫师朋友帮他作弊赚来的!"


赫敏瞪他一眼:"我完全有能力分辨——前年暑...

[德哈] 三十分钟的午后

@林奈   发下发下




*短打


*麻瓜设定 小男孩们


-


哈利局促不安地拽着自己T恤衫宽大的下摆,它的一半是浸透污水的深灰色,一半倒是干的,但却溅满斑斑点点的泥浆渍。


那个男孩像凭空出现似的,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垂眼看着他。


他的头发在夏日的光里发亮,哈利眯起眼看,那炫目得像女贞路上偶尔经过的有钱人的新汽车涂装。直到男孩冷冷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跳下水泥地,哈利才发现他的头发本就是麦穗和向日葵的金黄色,无需粉饰。


男孩微微皱起眉毛,开口了。


"你是个软泥怪还是什么东西?"


听听他的打招呼方式。...

[Newtmas]山莓果酱

*少年纪事

*傻白迷你蛋糕送给饼和我计几 嘿嘿



Newt盯着墙上的挂钟,神情凝重得像在看定时炸弹的计时器。

他舀起一勺牛奶煮燕麦,机械地往嘴里送。奶味很足,但如同嚼蜡,字面意思——

因为Newt口腔内多了一颗虫牙,他被限制吃加糖带甜度的丁点东西,他觉得自己现在无论吃什么,都像在吃院子里种了金盏花的泥土。

Newt又看了一眼钟,早上六点二十八。他对厨房忙碌的妈妈高喊了一声,我吃好了,叮咣放下勺子,叮咣踢开椅子起身,莽莽撞撞地跑到阳台上去。

太阳斜照进来,正对着阳台的那棵树的叶子微微摇晃,带着未蒸干的露水。风像冰凉的布丁滑过Newt的脸,带着搁着晒的篮子中的...

[Newtmas]生途 (下)

-


Newt不知道过了多久,铁门打开又关上,他在欲裂发烫的头痛里昏昏沉沉,隐约感觉到有人往他干裂的嘴唇上倒水。


他疲惫得睁不开眼也无法作出任何反应,水顺着脖子淌湿了衣服。紧接着是柔软的触感,撬开他的牙齿把清凉的水送到他嘴里。


他听到那人的叹气,Newt拼命地想抓住他,问些什么,却哑得什么也说不出。

身体的病和内心的痛折磨着他,烧得感官尽失,睡意又要把他拖到更黑暗的深渊离去,那里面的Thomas像不认识了自己,笑得恣意。


Newt一度以为自己死了。


他被Vince叫起来时,火已经蔓延到隔壁牢房。像老了十岁的憔悴男人只来得及跟他说,快跑,就把Newt推出门去...

[Newtmas]生途 (中)

-


Thomas站在小胖子身后,时刻注意着安全通道里晃荡的狂客。安全这个单词可笑地在楼梯口滋滋地响,忽明忽暗。

歪着脑袋的狂客都是那时争先恐后人挤人想逃跑的店员或顾客,堵在楼梯里最终以畸形的方式永生。仓库的侧门倒是畅通无阻,可以全身而退。


Thomas示意他搜货架的动作轻点,一边打掩护他,一边忙里偷闲地开玩笑。

拿稳了,Chuck,别掉了,他看着男孩恼羞成怒的表情憋笑。


Thomas的笑意突然僵在嘴角,Chuck被他挡住,看不清外面,刚想问就被他捂住了嘴和眼睛,青年温暖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在超市外原地待命的Winston,


"...

[Newtmas]生途 (上)

* 填年下旧脑洞 自设 末世

* 一个叛军二当家捡到的奶狗变狼崽的故事。


-


"没事了,你没事了,"


It's OK.

You're fine.


声音像海水涨潮,从四面八方涌来,苦咸又温热地将他包裹。

少年的语调缓慢柔软,音色清朗,贴着他的耳侧絮絮而语。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


直升机的旋翼卷起巨大的噪声,挟来废墟的沙石砰砰地撞响在窗上。

Newt脸一偏,划出一道...

[Dylmas]猫知道的事 (睡前甜饼)

明天是中秋啦,中秋节快乐!

吃了饼的月饼,好甜好甜,分享甜度。


-


Dylan在急剧下坠。


他在失重状态中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徒劳无力地挣扎——


他的右腿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然后醒了。


Dylan的声音带着未化开的迷糊困倦,他闭着眼偏过头去,问道,

"踢到你了?"


紧接着他白昼时分的大脑机能后于其巴甫洛夫反射之后开始运转。身侧的床铺分明空荡平整而冰冷。


Dylan才意识到今天是分手后的第八天。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距离远时想绑定,靠近时又嫌太近。

白天镜头前的玩笑真真假假,半夜剧组房间的门撞开得轰轰烈烈。一段...

感觉下一秒就能看到我的肺了。

[Newtmas]一刻 (睡前甜饼)

*关于天选勇者为什么没有打败大魔王大恶龙的真相(x


-


虫鸣嗡嗡作响,仿若连成一片模糊不清的热雾,在林间无休止地翻腾回荡。

明亮的光快活地扑入大地之怀,带着过分热情的温度,灼烫了行人的眼。


脱了厚重皮甲皮靴的勇者,此刻却在树底下,双臂枕在月桂树树干上,仰脸闭目,似乎睡得正沉。


少年人坚毅英俊的面容隐在晃动的阴影里,时而看不真切。树荫下的凉风卷起柔软的绿地涟漪,那柄寒光凛凛的长剑也随意扔着,这冷铁都快要在懒洋洋的草叶里头卷刃了。


树叶重叠的影子循着风缓慢地游移,浮上他的眉骨鼻尖,便像一卷羊皮纸上洇了浅墨,亮光则是支芦苇笔,勾写出棱角分明...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