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Newtmas]一刻 (睡前甜饼)

*关于天选勇者为什么没有打败大魔王大恶龙的真相(x



-




虫鸣嗡嗡作响,仿若连成一片模糊不清的热雾,在林间无休止地翻腾回荡。

明亮的光快活地扑入大地之怀,带着过分热情的温度,灼烫了行人的眼。



脱了厚重皮甲皮靴的勇者,此刻却在树底下,双臂枕在月桂树树干上,仰脸闭目,似乎睡得正沉。




少年人坚毅英俊的面容隐在晃动的阴影里,时而看不真切。树荫下的凉风卷起柔软的绿地涟漪,那柄寒光凛凛的长剑也随意扔着,这冷铁都快要在懒洋洋的草叶里头卷刃了。



树叶重叠的影子循着风缓慢地游移,浮上他的眉骨鼻尖,便像一卷羊皮纸上洇了浅墨,亮光则是支芦苇笔,勾写出棱角分明。


所幸冒险者再怎么惬意地小憩,天生的警觉也没丢,当一阵悠扬的弹唱自远而近,伴着轻踩过林地的脚步声传入耳朵时,Thomas将手慢慢探向剑柄。


来者抱着里拉琴,从头到脚裹在一袭长袍里,像教堂挂的绚烂油彩绘的幕布生生烫出的人影,黑得纯粹而惊人。



Thomas刚睁开眼,着实呼吸一窒。



勇者朗声,质问得毫不客气,

"你想要什么?男巫?"



Newt掩在黑袍底下,发出闷闷的轻笑。

这位不速之客倒还理直气壮。


他摇了摇头,说,

"我不是男巫,我是个游吟诗人,这片果林是我午后最常来的地方。"


Thomas已经把剑拿在了手中,他听言,挽了个剑花收在身后。

黑发少年赤足站着,扬起眉,脸上仍是不置信的表情,

"你的声音——这么年轻,穿的神神秘秘,我见过大陆上的游吟诗人可都是些胡子花白的智者,你不妨把帽子拿下来看看。"



Newt看着勇者软趴趴的额发,浓眉高鼻,打了补丁的护腿,横亘身后的屠龙剑,那双晶亮的褐色眼睛和那副骄傲的神情,心里涌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呢,像一兽皮水袋的蜂蜜甜酒热烘烘地喝下肚,饱胀得难受。又像骑马飞快掠过美丽的金橘花丛,凉爽的风挟带花香,弥散不去,悄然在心里扎根滋生。


Newt想,也许勇者在旅途中请教过一个久经风霜的苍老的魔法师,学会了什么控制心灵的魔法。



他可不允许有人来怀疑他的职业素养。Newt拨动起里拉琴的琴弦,灵动的旋律自纤长的指尖淌出,优雅柔美又绵长,像湖中仙女晨露浸湿的长长的发。他弹至一段的最后一个音节,戛然而止,像吟诵起了他诸多绮丽诗歌中的一首,对Thomas说,



沿途的农女啊,说诗人快停下你的脚步,奏起你的七弦琴,再收下我的麦穗和橄榄。


南边的铁匠啊,说诗人快停下你的脚步,奏起你的七弦琴,再收下我的银币和盔甲。


喧闹的酒馆啊,说诗人快停下你的脚步,奏起你的七弦琴,坐下吧,喝这夏日美酒到醉。



亲爱的人们啊,我将挑去那支最暗淡的麦穗,拣起那枚铸坏的银币,抿一口樱桃酿成的甜酒,夫人爵士啊,退回您的金子和珠宝,我将拔去那根香扇边角的羽毛,贵小姐鬓边的花瓣,留作纪念。


亲爱的人们啊,只需施舍与我,让我在你的小阁楼留宿一晚吧,

再将我的故事传唱,传唱到远方。


远道而来的勇者啊,放下你的戒备和怀疑吧,给我你的信任和诚意,再听我奏起我朽坏的七弦琴。



Thomas直起腰,挥着长剑跳起来,摩擦过枝叶发出沙沙声响,挑落了树顶上一粒又一粒夏日熟透的野果子,炫耀般地在长剑上圆溜溜地排成整齐一列,丝毫不动。


借花献佛的人一柄剑伸到他面前,面上坦然,脸皮厚的终于使Newt憋不住笑起来,笑得轻颤,他揭下长袍的帽子,露出那头金发,比阳光更亮,



"您正要去斯卡伯勒集市吗,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请代我问候住在那里的一个人..."



Thomas看着诗人像被精灵之神吻过的脸庞,金色的头发,他沾染了果子绛红色汁水的唇色鲜艳,他的轻吟浅唱像咒语一样勾摄人的灵魂。



还说不是男巫,Thomas想,否则怎么会让人一眼就心悸。



他甚至还感觉诗人的相貌似乎在哪里看过,分外熟悉。像想到了什么,Thomas从衣服里翻出卷皱巴巴的羊皮纸——


上面的画像正是Newt的模样,已经是最好的宫廷画师的作品,却要比本人还逊色那么多。


Thomas愣住了。


"你就是..."


诗人看到画像似乎并不惊讶,他接过羊皮纸细细看了半晌,笑着摇头还给了Thomas,


"好吧,暴露得这么快?是的,我,一个出逃中的王子。"Newt叹气,"我就不该对一个勇者拉下帽子,你现在要押我去王城吗?"



Thomas看了他很久,最终摇了摇头。

他语气笃定地说,"你是个游吟诗人。"理应自由浪漫,不该是受缚的王子。


Newt又笑了,眯起眼睛,他凑到勇者面前,好奇地问他,"一万金币的悬赏和美丽的公主的芳心,不过是把我送回舒舒服服的王城,一点不用愧疚。你真的不想去了?"


"不去,我哪儿也不去了。"冒险者把贴身的剑扔下了,像扔什么破铜烂铁,砸在铁盔上叮咚脆响。



他突然发现自己追寻的什么头衔荣耀,金币宝剑,什么烈马巨龙,魔王野兽,海浪悬崖,都比不上眼前这个摩挲着的画像下来的活生生的人,他只想带他看小镇每天日出日落,喝一口香气四溢的酒,吃一口唇齿留香的果馅饼,听他唱飘渺无依的风中歌谣。一直留在这里。



亲爱的人们啊,为何勇者不再盲目前行,流浪者也不再流浪。



你要去斯卡伯勒集市吗,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请代我问候住在那里的一个人,

他是我的真爱。


叫他为我做一件麻纱衬衫,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毫无裁剪和针脚,

然后他将成为我的真爱,


叫他为我找一亩地,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在海水与沙滩之间,

然后他将成为我的真爱,


叫他用皮镰将其收割,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然后用一根帚石楠将其束起,

然后他将成为我的真爱,


你要去斯卡伯勒集市吗,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请代我问候住在那里的一个人,

他是我的真爱。



Thomas走到Newt面前,攥紧了他的黑袍,

"那么,我的诗人王子,能否赏脸喝个酒呢?"


一刻成永恒。






完.


 @茶紅與鬆餅 



“我瞧那些侠士一个个拂袖打马走天涯,于是我披好了衣买好了马,却转身听见了你的声音——

完了,我心里哪还有什么天涯。”



评论(12)
热度(43)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