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德哈] 兔子戏法

@林奈






赫敏从平摊的《预言家日报》上抬起头来,她看着公共休息室里的两个人,兴奋地宣读道:


"麻瓜顶级魔术师,路易斯·沃兹基边德,要来霍格沃茨表演!邓布利多同意的,说让我们了解些'比天赋更伟大的智慧',有趣的玩意儿,虽然我常去看......"


赫敏的眼里闪着光,"年纪轻轻就名满天下,和巫师们交好,从魔法中获取灵感,英俊、有才......"


"哈,"罗恩嗤之以鼻,"那么这名气该是他的巫师朋友帮他作弊赚来的!"


赫敏瞪他一眼:"我完全有能力分辨——前年暑假他在三分钟之内从一个密封的皮箱里出来!"


罗恩嘀咕道:"我当年还破过魔法石的阵呢,不也没用多久......"


哈利没怎么见过麻瓜的"魔法",只见过达力每年圣诞必演的唯一的拙劣节目,他的姨妈姨夫还要假装惊奇,对一个明摆着慢吞吞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硬币大声喝彩。换作平时,他倒很有兴趣认真去看,只是他眼下有一件更让人心烦意乱的事,他和他的宿敌,德拉科·马尔福——


上魔药课的时间到了。罗恩和赫敏头一次看到哈利急匆匆地抓起课本就走,好像斯内普今天要教魁地奇似的,他的脸色可不太好看。





路易斯不出所料地看到小巫师们大都兴趣缺缺,哈欠连天。


即使是最妙的魔术与真正的魔法相比,也实在是没什么看头。只有个别学生饶有兴味地思考研究他的手到底有多快,比如赫敏,目不转睛的,偶尔发出的欢呼声在死气沉沉的大厅里清晰可闻,还有几个女生全程只盯路易斯的脸,低下头时咯咯发笑。


"哇!"赫敏惊呼。


真是没点女巫的自觉。


罗恩不爽地把盘里的牛排叉起来,又重重地扔回去,咣当作响。


而哈利却一直盯着斯莱特林那边的座位看,他反复摩挲着藏在袖子里的那根魔杖。


路易斯见状好脾气地笑笑,他的手在宽大的衣服口袋上一拍,立刻从瘪到鼓,再拿空空的圆帽一罩,钻出两只毛茸茸的白兔来,双眼红通通,总算吸引了女孩儿们的注意,她们被可爱得发出尖叫。路易斯收获了满意的反应,他接着说:


"被这两只兔子选中的两个人,他们将,"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彼此相爱。"


人群一瞬间恢复安静。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口出狂言的麻瓜。说真的,这不仅仅超出了魔术的范畴,就连魔法——这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项魔法能够让人心甘情愿地永恒地爱上另一个人,迷情剂和勾魂咒也不能。


大家咂着嘴,看到邓布利多还是笑眯眯地看着疯了的路易斯。赫敏像是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而罗恩直接一副"看你怎么圆这笑话"的样子等事态发酵,靠在椅背上。

哈利却在这时站起来了,显得格外突出,面上焦急又强装镇定,引发了小片骚动,他们捂住嘴巴,交头接耳,像是能当场出版哈利·波特的情感史书。


实际上,哈利不是因为什么荒谬的兔子,而是因为德拉科从偏门大步流星地进入大厅。墨绿色的学院袍衣角凌厉地划过半空,有些长长了的金发隐约遮住了侧脸,露出高挺的鼻子。


当然,德拉科绝不可能会坐下来忍受低劣的麻瓜变戏法,他才特意来迟晚宴。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一来,就被一只狗一样会扑人的兔子跳上裤腿。


斯莱特林的高年级女生们发出压抑的尖叫,格兰芬多则一片嫌恶的嘘声。

有人大笑起哄,嚷什么"真正爱情光临马尔福"。


德拉科厌恶地皱眉,把它抖下去,准备掏出魔杖咒杀这可怜的小东西。但他似乎想到什么,迟迟没有继续动作。


嘈杂更甚了,大家一致认为,马尔福似乎也盼着"爱情兔"给他一段好缘分呢。


紧接着,赫敏愣住了。罗恩露出一个既像憋笑又有点惊悚的扭曲表情,像斯内普突然给他加了一百分一样。


因为另一只兔子跳入了哈利·波特的怀中。


-


"好了,现在全世界都巴巴地信了一个麻瓜的鬼话!"罗恩一屁股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赫敏。"


赫敏哼了一声,瞥罗恩一眼,脸上写着"你就是嫉妒路易斯"。


罗恩咕咚咕咚给自己灌下一大杯水,用拳头砸了下桌子,"我还被问哈利是不是一直喜欢男孩儿——我是不是喜欢哈利,我怎么会喜欢哈利?!我一点也不......"他看到哈利低头坐在对面,


"呃,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哈利。"


哈利像从睡梦中被惊醒,神色恍惚地抬起头看罗恩,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的魔杖找到了吗?"罗恩问他。


自从这周第一节魔药课开始,哈利就变得很不对劲,甚至上课中途离开去找魔杖,斯内普趁机给格兰芬多的总分一个大出血。他怎么不去追究连课都没来上的马尔福?


赫敏认为这是件大事,忧心忡忡地询问哈利魔杖的下落,还问要不要报告给邓布利多。哈利慌张地拒绝了她的好意,只连声说一定是自己忘在哪儿了。


这会儿面对罗恩的关切,哈利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罗恩,其实我......"


一阵剧烈的撞击声传来,那只罪魁祸首在不远处椅子上的那个镀金铁笼里扭来扭去,显得活力四射。


罗恩张大嘴巴:"你还带着这个...这个......"


"罗恩!"赫敏突然打断他,"这不比神奇动物,麻瓜界的小动物更离不得照料,否则会很棘手!"


不远处人声鼎沸,下一节又是魔药课。德拉科像一尊推车上的雕像被人簇拥着缓缓移动过来,他像平常一样仰头傲然,目不斜视,更诡异的是,他始终拎着那只兔子!


德拉科边被奉承着边时不时回过头来看哈利的方向,装作无意,但他的演技太过拙劣。



少年的目光像翻越山海般穿过人群,定定地落在对面人身上,就像那片发亮的栖在他黑发上的金色阳光,停滞不动。


很久,他才移开视线,像意识到什么,恼怒地把那只兔子松手摔到地上。兔子蹦起来,没受伤,但受惊地窝在原地瑟瑟发抖。


迟钝如罗恩都发现了有什么不对,他心里无数尴尬的疑惑呼啸而过,像只不断朝里充气的快要爆炸的气球。但他只能涨红了脸,呐呐地看着好友。


赫敏再也忍不住了,她高举魔杖,嘴唇无声地抖动,闭耳塞听咒——


她拉住哈利,哈利没发现她力气一下子这么大,目光尖锐地看着他,表情严肃极了。


"哈利,马尔福是因为你没随身带着那只兔子才生气的,象征'彼此相爱'的兔子,"她看到哈利错愕的表情,没等他辩解就急急接道,"得了,哈利!马尔福喜欢你,而你也一直喜欢他,或许你不愿相信,也没注意到——"


赫敏的眼里再次闪着他看不懂的光,


"路易斯的把戏不是魔术也不是魔法,而是一个心理战术。他大概用某种方式来选择双向暗恋的两个人,可能是看出来的,像我一样。


反正,用大众的关注舆论和不断的心理暗示,这两个人一定会终成眷属!"


"赫敏,赫敏!"哈利大声地喊她,才把她拉出得意的狂热的分析,"不是这样的!"


"哈利,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毕竟你们一直是死对头...而我只能选择这个直截了当的方式让你明白......"


他们没意识到闭耳塞听咒失效了。


"赫敏,"哈利说,"我和德拉科,我是说,马尔福,早就在一起了。"


人群一片鸦雀无声。


罗恩撞上了门,然后撞入了斯内普的怀里。





"那两只兔子,是因为我们常去'湖林',"哈利咳嗽一声,耳根有一些红。


霍格沃茨新景观,波光潋滟的湖,茂密苍翠的树林,跨学院苦情侣们的首选幽会圣地。


"你们知道的,嗯...情侣常去...我们也..."


罗恩像被"情侣"这个词刺得浑身僵硬。他还没缓过来。情侣......


"我想那里大概有类似兔薄荷之类的东西..."


"而前一天,我们起床的时候,拿错了魔杖...所以..."哈利终于坦白。


罗恩不敢深究"起床"这个词,他现在捂着胸口,像中了钻心咒。起床......


旁听的德拉科走过来一把拉过哈利,一脸不耐烦。"波特,我早就说过,没必要掩饰再解释,啰嗦死了。"


他低头亲吻了他的男友波特。


僵硬的被钻心索命的罗恩使了个变形咒,他现在宁愿变成一只兔子,冷静。







完.


评论(11)
热度(203)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