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Newtmas]亲爱的狄更斯 (睡前甜饼)

学弟Thomas/学长Newt
人物设定略偏向dylmas
想看桑斯特学长啊


提要:二十岁的Thomas对大洋彼岸的英国知之甚少,他只知道他喜欢上了二十一岁的Newt。






绵软暖融的风蹑手蹑脚地从窗缝溜进来,悄悄吻过桌上人的眼睫和侧脸,再偷偷地卷起书页的角。

玻璃外满目是夏日蓬勃的,流淌的绿,摇晃着在书页上抖落了斑驳光影。

Thomas趴在桌上,昏昏沉沉地看着眼前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颠三倒四的黑字,鼻尖一寸寸地贴近纸面。

在他毛茸茸的大脑袋咚一下砸到书桌前,回宿舍的Minho眼疾手快拍醒了他。



"嘿,"Minho环顾四周,震惊地看着已经占了Thomas一整张床的书堆,还有向他的床铺侵略蔓延的趋势,"Wha..."

其中不少已经书封泛黄,晦涩拗口的名词大多令四肢发达的Minho头脑发胀。

他随手拿起来,语调惊异。

"宪章派文学典例?"

"麦考莱的史观评价??"


Thomas还睡眼朦胧,他有气无力地冲Minho招招手。

Minho算看明白了,他恍然大悟地勾过兄弟的肩头,挑着眉毛,两个酒窝盛满揶揄的笑意。

"噢,挺用功啊,新晋大作家。"说实在的,

Thomas实在不像会对十九世纪中叶的什么英国文学感兴趣的人,他倒乐意去看同时期的进化论。

Thomas还真以为他夸自己,挺直了腰板,比着大拇指,颇得意地应了一声。

"你搞到电话号码了没?"

Thomas闻言,手忙脚乱,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干咳两声,义正言辞地回答Minho,

"作为一个大学生,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是必要的。"

"是已经提高了,提高到和书亲密接触的程度。"Minho仰头用鼻孔嘲笑他。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说话声越来越弱,

"低头去体会真正的书香也是必要的...好吧,没有,你怎么..."他明明没让任何人知道自己...

"好!"Minho打断了他,斗志熊熊地卷起他衬衫的袖子,露出结实的肌肉,啪一下拍在书桌上。

看的Thomas一愣一愣的。


"你好什..."Thomas莫名其妙。

"没事的,Thomas,拿出你跑步社长和篮球队队长的气魄来! 我们都会帮你的,一定让你拿下Teresa! "

Thomas怀疑自己没听清,他又问了一遍,"Teresa?谁?"









Minho被Thomas摁到表演系旁听课的最后一桌的时候,他还没完全把室友暗恋某个男生的信息坦然地消化。

这个全校多少姑娘早起,顶着纽约五点的冷风,乌泱泱一片只为看他跑圈的室友,

多少女孩把篮球场围得水泄不通,只为尖叫大喊Cap T一次的室友,

这个容易冲动毛毛躁躁,却真诚坚定,天生适合担任领导者,果决带人冲入决赛的室友。

就是这个室友,

他在上一秒竟然不好意思地搔着头,对自己说。

"Minho,我喜欢他。"



Minho傻眼了。

人类之间的情感联结是多么奇妙啊,他遇见他后,Thomas变得不像Thomas了。

或许在另一个时空里,
第一眼便勇气尽失,自断后路,那一刻便踌躇不前,优柔寡断。

而此时的这一句便千回百转,思绪牵肠。

完了,Minho听完,对不起了,
全校的姑娘们女孩们,你们的狼崽失火了。









Newt坐在窗边,他金色的头发柔软地被吹落在脸旁,抬手撩开,继续专注地看手里的荒凉山庄。他少年气的脸侧光晕皎白,眉眼氤氲成春日缠心的藤。

老师进来的时候,他把书轻合上,仰起的修长脖颈,好比是近在咫尺的伽倪墨得斯雕塑,

Thomas搜肠刮肚地想。

他煎熬地等着台上的老师尽快结束那不知所云的演说,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那边的Newt,无数种演练过的对话在脑里滚动。

他看到Newt察觉似的抬头,立马又把视线收回来,乖乖地盯着手里那本玄而又玄的德鲁德疑案,天知道他根本看不懂。隔了一会儿,又微微偏过头去看,他听课听得很认真,Thomas飞快地低下头。

他再次偷看的时候,正好对上Newt闪着的眼,

他在笑,小狐狸似的,英国人抿着的嘴唇无声地比了个,



"Gotcha."

抓住你了。




Mimho看到校队队长站起来的时候踢翻了凳子,落荒而逃。

怂包蛋。Minho偷偷评价。









"Thomas!"Minho隔着两个人大声喊他,韩裔青年健壮的手臂一发力,篮球稳稳地传到Thomas的掌心。

他跳跃,落地,转移,每一个动作都干脆而敏捷,带着少年意气,宽阔的球服下,身体线条修长矫健。

会场回荡着嘈杂尖叫与口哨声,观众们的声音里仿佛也带了燥热和汗意。

Thomas再度弹跳起的时候,远远看到了第二排观众席上的身影,金色的头发在人群里发光。

篮球在地板上拍击,沉闷的一声一声,响得像秘而不宣的心跳。

对面队的队长Gally看着比分越拉越大,黑了一张脸,气急。

Thomas打了鸡血一样不按套路,突然像个不成熟的菜鸟那样不顾体力地单人抢球,炫技动作层出不穷。

他感到汗浸湿了发和背,顺着脊和鬓角流下来,迷得双眼也有些看不清。

Thomas扣下篮板的那一刻,哨声响了,比赛结束。全场的欢呼喝彩瞬间爆炸在他的耳旁,他只透过湿漉漉的发,回头去找观众座上的那个人。

一回头如同万籁俱寂。



Newt一步步走下阶梯,走到场地中央,拿着水抛到Thomas手里,Thomas甚至脱了手,半天机械地捡起来。

他哑了嗓子,笨拙地想开口,又不知道从什么说起,昔日幽默耍宝专业户像是大脑当了机。

"...这是最好的时代..."他干巴巴地突然开口。

Newt笑出了声,

"天啊,忘了他吧。
你还不如说说别的,什么星球大战?你的架子鼓?"

Thomas还没从大信息量里回过神。

Newt突然叹了声气,凑到Thomas脸前,他的脸上痒痒地划过金发,然后嘴唇一热。



像香槟砰地开瓶,烟花炸响,围着体育馆的人群雷动的掌声,起哄的口哨。Thomas只剩下了唯一的感官。

春风偷吻过花瓣。



"球打得很好,"Newt放开他,"Tommy."

Thomas没忍住,双手捧按住他的后脑勺又亲了一次。




Minho咋舌。









Newt的手指在手机屏上一滑,看着Thomas发来的傻兮兮的笑话,在门口笑得不能自已。

黑色的皮衣紧贴着他的颀长的身躯,他捞起桌上的头盔准备出门。

导师发来催促的短信,满腹疑惑。
"Newt?论文怎么样了?"

Newt回头看看开着的笔记本,屏幕上的文档一片空白。
只有开头的,

"Dear Charles Dickens,"

下文怎样繁复冗长,不得而知。

"亲爱的狄更斯啊,"Newt感叹一句,"我还没写完,老师,恐怕要后延了。"



要知道被喜欢三年的学弟盯着,无论什么书,他都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而这个大麻烦终于姗姗来迟,到他身边。









完.




傻白傻白,

晚安啦,

好梦

评论(10)
热度(130)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