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双关]夏日之王 (睡前甜饼)

短打甜炎情(
题来自电影The Kings Of Summer

提要:关于突然的故事。









关宏峰有些口渴。

他在大太阳底下拧开矿泉水瓶,盖子边缘发出轻微拉扯的声响。

吞咽晒得温热的水,经口入喉而寡淡无味。大半瓶匆匆地咣当下肚,似乎对生津的唇舌的安慰无疾而终。

再加上他身上厚重的警服束手束脚,像队里的规矩,出现场的例行程序那样拘人。

关宏峰包成一个人形笼屉,后背早已滚烫黏腻。他半蹲着,热气从地面蒸上来,看着法医组正指挥人把尸体抬走。高温下,作呕的腐臭很快地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而风对暗算和谋杀也望而生畏,没一丝流动来吹动那块雪白的布角,很沉。

周巡来电话的时候,关宏峰正走到树荫下头,亮起的手机晃了他的眼。

他眯着眼按了一下,果不其然听到电话那头咋咋呼呼地响,老旧的手机伴着模糊不清的电流杂音,愈加头昏脑涨。

"老关,还没回啊?汪儿带回来个西瓜,切好了都,就差给你挑籽了,大热天的..."

"什么事儿?"关宏峰揉了揉太阳穴。

"靠!"周巡突然大声骂了一句,"不是,老关,我没说你,"

电话那端一阵吵嚷,碰撞声令人猜测到听筒在手中来回争抢,关宏峰头疼地要挂断,那边清清亮的嗓音传到他耳里,穿透了伏天的蝉鸣,


"哥!"

像山林小兽的嗥带着使不完的活力和冲劲儿。关宏峰举着手机,看到金光隐在葱郁的树后。

他能想象到关宏宇飞扬的眉眼。

"怎么回事啊,周巡这厮..."

"我告儿你关宏宇,你有本事别恶人先告状!"

"嘿!"

关宏峰听得要笑。

周巡那厢看到关宏宇霸着公家电话挤眉弄眼,气得牙痒痒,直翻白眼。

关宏宇冲他挑挑眉,背过身来,笑得春风得意。

"你被扣了?"关宏峰想了想,皱起眉头,问他。

"能不能想着点您亲弟的好啊,"关宏宇伸手拨了一下缠绕着的座机线,又气又是笑,"行了,您哪,找棵树躲躲太阳,"

"我来接你。"



-



去案发现场的柏油马路像被曝晒得要化了,关宏宇顾不上,只管得及满头大汗,驾着滚烫的摩托一路疾驰。

他远远地看到关宏峰就站在路边,一身深色的警服,似乎整个尘世的光都不吝惜地打在他的身上,侧脸亮得惊人。

太阳猛烈。

关宏宇跨下车,捋了一把自己汗湿粘连的头发,一步步朝他走近的时候,像看到死寂的茫茫雪地里停落了墨羽的飞鸟。

他粗重的呼吸不自觉地变得轻而又轻,怕惊动了旅人存活的唯一寄托。这抹黑在他心口贫乏荒芜的画卷上,生生烧出一个洞。

关宏峰没等他数落自己怎么傻站着晒,三步作两步打开尾箱,捞出头盔把关宏宇扣了个严实。关宏宇简直要透不过气,直喊着闷热,笑嘻嘻地摘下来,抱在手里。

"知道啦,注意安全。"他看关宏峰瞟自己的眼神,心虚地摸着后脖子,"有没有什么忘带的东西?案子的文件袋?"

关宏峰把一个冰冷的东西塞到他手里。
他说,"直接回家吧。"

可乐罐鲜红明亮,灼着眼,贴着他的掌心。关宏宇愣了一下,从外套兜里也掏出一罐湿淋淋的可乐,已经捂得不凉了。

"哥,这叫什么,心有灵犀啊?"

关宏峰不置可否,接过甚至高于常温的可乐,关宏宇"诶诶诶"地阻止,他径直啪地拉开拉环,头一仰喝下去。

清甜的汽水淌过喉咙,细碎的气泡像在舌尖噼啪地绽开,一股饱满的气充盈地往上溢,愉悦的色彩填补了单调的味蕾触感。



-



路上没有行人。

关宏宇的摩托轮胎碾过凹凸起伏的小道,打了好些个颠,关宏峰重心不稳,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揽住关宏宇的腰。

他问:"今天物流不忙?"

"没什么活儿,公司那几个人跑就够了,"关宏宇继续说,"我到队里去找你,周巡说你出现场了,对,他怎么不出来?心疼徒弟啊?"

关宏峰在他背后笑了一下,说:"太吵了,回头再跟他讲案情也是一样的。"

关宏宇这下满意了,摩托车轰鸣,呼呼生风,路面在眼前成了飞速向身后延伸的线条组合,像个巡视疆土的君王。



-



关宏宇就在上午,看着一叠叠的货单焦头烂额,中途去旁边的小超市买桶泡面。超市的空调开足了冷气,他看着冰柜里花花绿绿的饮料。

他突然想到关宏峰隐藏的不易察觉的嗜甜。在喝可乐时微勾的嘴角和餍足的打嗝的小模样,神使鬼差地拿出一罐。

他一边听着收银台那结账时滴滴滴的电子音,一边打电话给下边的人,

"喂,刘啊,你老板我出去一下。"

现在就走。









完.





晚安啦

评论(8)
热度(46)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