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Newtmas]绑架车次 (睡前甜饼)

清奇的误会


提要:Newt和他的狐朋狗友打赌,自己能偷一辆列车,后来却稀里糊涂地把Thomas带回了家。



Newt跌跌撞撞地走在冷光笼罩的地下通道里。

风不住地往衣服领子和他裤子的破洞灌,他瑟缩着,像只鸵鸟尝试着把自己埋进吊儿郎当的单薄外套。

酒已经醒了一半。

他走到那辆银色的列车旁边,已经开始无比懊悔,他头疼地捋开额前的发,拎过一旁沉重的包,拉链声在空荡荡的通道中撕裂开来。

坏掉的监控摄像头在顶上耷拉着脑袋,断了的电线嘶嘶作响,火星忽明忽暗。

手机叮咚一声亮起,Newt看到好事的Minho发的消息:

M:加油!哥们! 我们都挺你! [笑脸]

Newt认真回想起自己刚刚跳上餐桌,抱着扫帚有模有样地弹了半天,又唱又跳。

更重要的是,他笑弯了眼揽过Minho的脖颈,竖起拇指,语气沾染了酒气,昏沉而散漫,

"Minho,我跟你说..."他一个踉跄,Minho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扶稳,Newt面上酡红,像只小猫似的懵懵的,他打了个酒嗝,继续讲,

"我能,搞一辆列车来,信不信?"

他捏着酒瓶子晃了一圈,指了指听傻的围站着的朋友们。

"听见没?我说我能..."

Newt蹲下来吐了。


-


Newt并非完全夸下海口,自诩整座城市最酷的小酷哥,他什么都玩,对气焊之类的技术还懂那么一星半点,但这回,吹牛还是吹大了。他完全像是个冲动型罪犯,而且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违法成功。

Newt傻呆呆地站在原地看了半天。
全城第一小霸王,地下二当家纽特死要面子,说到做到,他最终吸了口气,硬着头皮戴上护目镜。

机器擦过反光的车门,同时爆出刺目的火光和巨大的噪声,他没注意到车内一个睡着的人影翻身坐起,敲了敲窗户。

"F..?"

Newt惊吓得倒退一步。

他黑色的头发软趴趴地垂着,眼里透出未醒的茫然,他讶异地挑起眉毛,指了指敞开着的车门,黑漆漆的。

Newt默默地把工具塞回包里,若无其事,他往车里走进去,边飞速地发消息给Minho。

他走到黑发人面前,手机提示音再次叮咚响起,还是不嫌事大的Minho:

N: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M:杀人灭口吧。

Newt一咬牙,轮起包砸晕了这个疑似流浪汉。


-



Thomas醒过来,四周是涂成暖黄色的墙壁,横七竖八地贴满了地下乐团的宣传海报,拍立得上夸张的字体仿若作者飞扬的眉宇。

空气里弥漫着烤面包的味道,还有煮开的牛奶咕嘟咕嘟的声响。

少年金色的头发明如麦穗,他居家的衬衣洁白宽松,遮住了上身,迈着那两条笔直的细腿在Thomas眼前晃悠。

牛奶冲开可可粉,在陶瓷杯底多情地打着转,热饮的香气温柔地飘散,像冬日的雾气,萦绕在鼻尖久而不去。

Thomas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绳子绑在凳子上,用了一个可以轻易挣开的结,松松垮垮。

Thomas用力地咳嗽了一声,才引得Newt看过来。

Newt有些惊慌失措,他飞快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他用力地蹙起眉头,半张脸都皱在一起,装作凶神恶煞地走到Thomas面前。

他把热可可重重地砸到桌上,液体飞溅。

Thomas褐色的眼睛晶亮地盯着他。

还长得挺好看,Newt干咳一声,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吧?"他瞥了眼Thomas被绑在后面的双手,暗示他。

自认为机灵的Thomas思考了三秒,回忆起昨晚Newt的样子,衣衫褴褛复古再加上气焊,总和所有信息——

这个列车修理工看到自己睡在列车上,无家可归,就把他带回家了。

真是个善良的好人,他点点头想,还怕自己面对未知的环境会伤害到自己,所以温和地绑住他。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Newt看到回应,满意了,看来这个流浪汉很识相,

"所以,你不能把你所看到的说出去,听到了吗?"Newt又把装了吐司的盘子重重地搁在桌子上,为增强气势。

是救陌生人的事不必宣扬出去吗?Thomas摸了摸脖子,也对,这样帮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这事说出去也挺奇怪,挺困扰的。

Thomas再次点头。

"我叫Thomas。"他主动地介绍自己,巴巴地看着Newt。

Newt僵了一下,没回答,总不能说自己的名字对吧?电影里没这个流程吧?
他只是给他松绑,把餐盘递给了他。

面包咬下去酥脆可口,热可可熨帖地契合着口舌,醇香浓稠。

Thomas餍足地吃完早点,看到Newt又绑住了他的手,然后打开房门,他回过头来拧起眉,故意压着嗓子说了一句,

"别想着跑,一日三餐我会送来的。记住,待在这里。"

Thomas眨了眨他的狗狗眼。

多贴心的叮嘱啊,小修理工一定又去辛苦工作了。





"所以说,我能不再系回绳子吗?"Thomas有一回吃完香肠土豆泥之后,擦擦嘴,问他,"我觉得我很好。"

Newt一惊。

这叫什么,是不是受害者作出了已经适应和央求的态度?他看过的无数悬疑电影在脑海种大屏滚动,斟酌着什么心理权衡与博弈,但是,他最终什么结论也没得出,就答应了他。

"可以。"他简略地说。

重获双手自由的Thomas抢过了Newt手里的碗,诚恳地刷了起来。

毕竟自己还悄悄地脱开绳子,喝光了贫困小修理工的冰箱里的啤酒。

Newt看着他,心情复杂。

冰箱又空了,自己在不自知的时候竟然喝了那么多酒。

果然绑架别人,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而这个Thomas绝对不是一般人。





"你不能和别人讲话。"去超市前Newt不放心地嘱咐他。

Thomas只觉得他关切甚至多过了自己妈,他勾过Newt的肩头,笑容明亮,

"知道啦,知道啦。"

Newt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排斥他的亲密动作,被他拍过的肩膀迅速升温。

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皱起脸恶狠狠地拍掉他的狗爪,掩饰了眼底的慌乱。

下一秒,两个男孩子在货架前为了一包薯片的口味争吵起来。





Thomas咬着吸管,可乐罐里响起昭示着干瘪喝尽的声音,他伸长手臂,远远地扔进垃圾桶,发出三分进球的欢呼。

Newt下课后用钥匙打开门,Thomas对他说了一句,"辛苦啦!"

Newt愣住了。

Thomas想了想,补充道:"这种工作一定不容易。你看上去像个大学生,怎么会想做这个?"技术苦力活儿,每天风里雨里,还和高温打交道。

Newt被他的通情达理震惊了,
他说:"生活总是出人意料。"

我也不想白天在学校,想着回到家会变身成个绑架犯,虽然并没有钱可以勒索。





Newt又一次在客厅循环着播放星球大战,自己在蓝盈盈的屏幕前面睡着了。

Thomas轻手轻脚地给他盖上衣服,脸停在离他五厘米的地方,能清晰地听到他轻柔的呼吸声,Newt的睫毛在梦境里微微颤动。只差一个吻的近距离。

Thomas看着他纤细的胳膊枕在安静的睡脸下,不知道看了多久,才移开灼灼的目光。

他叹了口气,
"给我个机会,"

"让我永远赖在这里不走。"

Newt其实醒着。





Newt要崩溃了,这都叫什么事啊。

Minho一口水喷在桌上,

"什么??你还把人放回家包养,都好几天了??"

"这叫绑架。而且是你出的馊主意。"Newt更正他。

"你懂的...我当时也没清醒,怕人家直接报警,你就不坐在这了。"

"...等下,绑架?他知道?你威胁他了?"Minho一时间没转过脑子来。

Newt回想起自己拿着杯子叉子凶恶的表情,严肃地肯定地点点头。

他回家的时候,路过书店买了一本关于斯得哥尔摩综合症的研究。


-


Thomas沉默地坐在沙发上,艰涩地开口,

"这段时间,你真的帮了我很多,但我想通了,回去解决实验部的一切,这是个美好的休假。但我该走了,谢..."

Newt完全懵了,他说:"等一下?什么?我帮你?你在休假?"

"你不是个救济流浪汉的好心人吗?我不是没处可去,只是和工作的地方有很大的矛盾..."

"你没看到我偷车??"

"什么偷车?"Thomas也懵了。

两个人坐下来面对面,眼对眼。

Thomas突然爆出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说你在偷列车?你还绑架了我,为了封口?"

Newt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你还觉得我是修理工??我像吗?"

Thomas揉乱了Newt的头发,笑着说,"好吧,小偷车贼,等我回来,"

"你可把我的心偷走了。"
  

Thomas俯下身,低垂了眼睫,虔诚地亲吻了他的罪犯。







群消息:

M:散了散了!

M:别等Newt偷什么车了,他赢了。


M:[抓狂]宇宙直男刚刚跟我说,他偷了个男朋友。








完.

评论(15)
热度(138)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