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Newtmas]英雄事迹 (睡前甜饼)

短打
校霸Thomas/转校生Newt





提要:Thomas在十年后的一次聚会上被要求回答"你中学时代的一个秘密",他干了一杯啤酒,开口了。






-






Thomas十六岁的时候挺野的,顶着短而又短的板寸,是全校师生公认的刺头。

他常常是翻过学校的围墙迟到早退,好几次被副校长Jason抓个正着。他被揪着耳朵关进了校长办公室反省,还敢隔着窗玻璃对Jason竖中指。

这狗崽子,Jason气个半死。

Thomas的文学和史学考得稀烂,向来在Ava Paige女士眼皮子底下,对她那些冠冕堂皇的言论作出长睡不醒的回应。但一下课便生龙活虎,和几个哥们约着打球打架,几个人成了无人不晓的飞扬跋扈的实验"A"组,那些年轻的充沛的精力如汗挥洒。

他只有在上实验课的时候才会安分下来,静心钻研那些复杂的天文数字。堪称出色的理化成绩和社会实践评定让几个老师哑口无言,拿他根本没辙。

Thomas便更恣肆了,整个学校只他一个人一天到晚嚼着泡泡糖,边吹边手插裤袋,脚蹬一双狂客牌的球鞋在走廊上晃,随着心里边哼的Wannabe踩着节拍。

所以高那么一点的Newt被安排坐到Thomas正后座时,就料到了自己的新生活不会太好过。

他的储物柜里塞满了寄给"Princess"的嘲讽卡片,新来的头两天就被门顶的老套陷阱泼了三次,桶里倾倒出的水顺着结成一缕一缕的金发滴落下来,白色的衬衫也湿透了,紧贴着他单薄的身躯。

Newt什么也没说,照旧在一片哄笑中沉默着坐到位子上。

Thomas看着他毫无变化的平静反应,突然感觉失去了恶作剧的趣味,打着手势让他们别笑了,自己打了个哈欠,趴在座位上。

Newt的目光落在他伏着的结实脊背上片刻,转而移到黑板上去了。

上午下课的时候,Thomas像是睡够了,突然转过头,他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条干毛巾,攥在手里,然后扔到Newt的桌上。

Thomas撇着嘴,"你,前几节课的笔记借我抄一下。"

Newt愣了,错愕地抬头看他,捏着那条毛巾抖了抖,眨了下疑惑的眼。

Thomas短促地解释道,语气透着别扭和不耐烦,
"买剩的,等价交换。"

偷偷竖着耳朵听的Minho差点从椅子摔下来,感情不是你Thomas喊我跑腿专门去校外的商店买的啊?

不对头,太不对头了。Minho想。

Newt很快就再没被恶意捉弄了,还莫名其妙地成了著名A组其他成员的示好对象。



-



Thomas问Newt要作业的时候,总是挑眉歪头,嘴角斜斜地噙着笑,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好像他不是理亏讨要的那个人。Newt都习惯了,甚至在Mrs.Paige离开的下一秒,不自觉地把记下的东西从背后塞给Thomas。

英国人的字迹精致而古典,加上云里雾里的文绉绉的语句,古英语词汇,看得Thomas头疼,其实他糊弄作业,不如借Minho的比较快。

Newt有时候转笔不稳,飞到地上,Thomas像在背后安了一个分贝仪,马上弯下腰捡起来,挑衅地在手里转,说,下次还你就要有条件了。

Thomas再迟钝自己也懂了,

看来是栽了,认清现实吧。

比如他看Newt不小心就会看很久,少年白莹莹的侧脸笼在日光树影里, 直到Newt察觉,他才慌里慌张地咳嗽一声,假装顺手抽过他桌角的资料夹。

而那时Newt也吓了一跳,不小心直接按住了他的手。

那刻是Newt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Thomas凑近的脸,峻直的鼻梁,漆黑的眼,似乎头稍偏就一瞬紧迫地挨近。
男孩的眼闪着水光,而眉和唇最终相逢于逼仄的角落。



他手里的笔再次响亮地掉落在地上。



-



Newt被校外的人堵住的那个中午,欲雨的天色沉沉。

他们人高马大地围着镇定的Newt,经过多天观察,认出Newt就是A组前呼后拥的核心,虽然,近看比想象中要瘦弱的多,还像个英国佬。

这也难怪,听说那个Thomas还有聪明的脑瓜,形象十分符合。

他们确信地点点头,摩拳擦掌地靠近。

Newt的大脑飞快地运转,他慢慢地向后退,猛地用力地将背包砸向包围圈中的一个人,那人踉跄几步,Newt找准时机突破了防线,朝着家拼命地跑。

整个下午,Thomas身后的座位一直空着,他坐不住了。



Thomas像电影里无所不能的男主角那样,很快找人了解了Newt被堵的事。

一群人傍晚浩浩荡荡地去打群架,在滂沱的大雨里和对手沟通了世上最痛快直白的语言,赤手空拳,一个个最后都被淋成落汤鸡,脸上全是手脚招呼上的挨揍的乌青。

看到Newt的背包之后,Thomas的眼睛都红了,他冲到最前面揪起对面领头人的前襟,狠狠地给他脸上来了一拳。

他暴起的叫喊声被大雨吞没,听不真切。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冲撞上去,两个人毫无技巧地扭打在水花里,雨水混着伤口的血淌过脖颈,淌过手肘。

冷风挟着雨打在Thomas身上,他毫无所觉,心里某种情感满溢。
原来一个人,真的能给予另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勇气。



"Thomas!"Minho无语地看着盲目的青春期男孩眼里的绵绵情意,开口打断他,Minho指着一个人像被打歪了的嘴,"别打了!他们说,Newt没事,他跑了!"

Thomas觉得自己傻到家了。



-



"然后呢?"听得入神的听众追问着下文。

后来啊,

Newt的父亲拿走了Thomas偷放在桌上的背包,还拿走了他的所有书,说要回到家乡的学校去。

Thomas的后桌空了很久,久到他脸上的伤口结痂痊愈,忘记了疼痛,也忘记了一场短暂的梦般的少年心事。

大洋彼岸的Newt永远也没机会知道这个秘密了。


Thomas只是摇了摇头。







-







Newt被他们共同的好友分享了Thomas的光辉事迹,一个英雄救美而美缺席,一个也许能在推特上引起万千转发和唏嘘的真实故事。

他扬着眉毛,好笑地对着手机反问,
"是吗,他真的以为我不知道?难道我爱上的只是他邋遢的外表?"

Newt抬起眼,看着自己对面沙发上依旧睡得四仰八叉的男友,

"Tommy?十年前,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

"什么?"Thomas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

Newt轻笑着回答他,
"没什么。"

那时,他在伦敦阴雨濛濛的清晨在背包里发现了一块遗失的甜得恰如其分的泡泡糖。


纽约的Thomas还在熟睡,至于一个出卖了自己的纰漏,男孩大概也永远想不到。













完.

















评论(25)
热度(94)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