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Newtmas]着陆

表白每一个让我有动力写的小天使!!


提要:一个发生在未来的,没办法原来我还是爱着你的故事。



文档可走链接




-




Newt站在机场的人流中,像一座孤岛。

人们越过他如同绕过礁石,向他身后的人张开手臂,他们拥抱,接吻,流泪。每一个风尘仆仆的异乡人在这里"见证了比婚礼现场更多的挚爱",他们手里的行李沉沉,脸上重逢或离别的神情也凝重,望着眼前人却像在望万里外的远方。

门口拥挤的陆汽车和飞行器都在等候,电子屏五彩斑斓地闪烁着,像旧日街边悬挂的霓虹装饰,人们从车门里低着头飞快地钻入,它们接到人后就扬长而去。

Newt看到机场硕大的显示屏还在循环播放着星际战争的新闻,主播的机械女声清冷平淡,仿佛宣读着无关痛痒的日常琐事,随着星系间矛盾愈演愈烈,外星移民将在三个地球月内被全部遣送。他漫不经心地听着,打开通讯器。

最新的一条消息是来自Thomas的,

"抱歉,临时调度,又没能来接你。"

Newt回复了一句"没关系,路上小心",就摁灭了屏幕。

他看着人来人往,裹紧了自己的围巾,唇边的雾气飘散在他的脸侧,白色似是而非,触感微热。

他和Thomas在一起之后,Newt听到最多的不是恋人之间不自觉说出口的浪漫情话,不是仰着脸傻兮兮的追问和回答,不是"我真爱看你的笑和你的眼睛",而是——

"抱歉。"

Newt告诉自己,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Thomas从飞船的阶梯上一步一步地走下来的时候,他身上是厚重的宇航服,摘下头盔的那刻,露出乱糟糟的头发,笑得像看久了会刺眼流泪的太阳,那样明亮纯粹得挂在玻璃罩以外的天上的时候,

Newt就注定要自己承担和偿还被爱情的箭矢击中的债务。

他的胃部隐隐作痛,不适感沿着哽住的喉咙攀爬上来,Newt眨了下劳累发酸的眼睛。风传来苍老的街头艺人随意地拨拉着吉他和不成调的哼唱声。

通讯器滴地响了,Newt手忙脚乱地打开它,才发现是电影开场的通知消息,他缓缓地垂下了手。

口袋里的人工智能还在问他,音色冰冷,是否预约到达目的地的车辆,Newt突然改变了独自回家的主意,他说,是。



-




播放厅盈盈的光投射在他的脸上,手边是空无一人的座位。Newt觉得嘴里的爆米花甜得发腻,两人份的量在窄小的纸桶里快要满得掉落出来。

他想起Thomas总爱和他抢同一包零食。

因为科技与医疗使得世界各地的人口还在爆炸式增长,城市寸土寸金,两个年轻人就只能挤在小房间里的一张小沙发上,Thomas热烘烘地搂着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吵嚷着投喂薯片。

Newt嫌他烦人,一次又一次挪开他天生体温高的火炉般的手臂,Thomas就乐此不疲地贴回来,把他的薯片都吃完了,油乎乎的手蹭着他的脸,连接吻都带着食物的香咸味。

"你下次不能多买一包吗?"Newt问他。


Thomas的头埋在Newt的脖颈,他闷声笑起来,回答说,"吃别人的总比自己的好吃。"


"哪有这种事...每个人像你这样小气,食品厂就得统统倒闭。"Newt中肯地评价道,小踹了Thomas一脚,"别人的?认真的?"

"对,我小气。"Thomas爽快地承认了,好笑地眯起眼睛,"那就倒闭吧。反正我觉得你的特别好吃。"他加重了"你的"的发音,然后加重了压住Newt的力度,延续他的上一个吻。








电影散场了,直到通讯器在口袋里震动起来,Newt才如梦初醒地把目光移到大屏幕。彩蛋都播完了,音响的余音嗡嗡作响,影院里漆黑一片。内置的AI为他打开了手电筒模式的灯光,照亮了出口。

Newt想站起来,发现腿麻了。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回忆一幕一幕,涨潮般上涌,最终决堤。



-




Newt仰面躺在家里的床上,看着自动调成星空的天花板,璀璨瑰丽。他完全能清楚地说出每一颗星的名字,甚至每一个星座的位置,这全归功于呆板无趣的Thomas,他能成功地把仅有几次的约会变成科技专业研讨会。

Newt翻来覆去,显然像过去的无数个夜晚一样失眠。

AI问他是否播放收藏夹内喜爱的歌曲入眠。Newt笑出了声,摇了摇头,拒绝了它。要知道里边都是自己录制的激烈的嘶喊的摇滚乐,现场嘈杂人声,Thomas的架子鼓在背景音中格外突出,鼓声急促,绝对不是什么安眠的良方。

Thomas最爱在歌者沙哑的嗓音里把他扔到柔软的床上,Newt半长的金发散了,映着雪白的枕套面,欺身而上的人迫切地攻城略地,近乎蛮横地索取他嘴里的温度。伴着双方急促的喘息,手在大腿内侧的边域疆土寸寸推进,他们听着电吉他的间奏在深渊处坠落下沉。

他们不厌地黏在一起,Thomas的手臂搁在Newt的腰上,躺在星空下沉沉进入彼此的梦境。


Thomas第一次被派遣到遥远光年以外的星系时,Newt连入睡都不踏实。他半夜从梦里惊醒,摸亮床头的通讯器,星际长途接通得很慢。

Thomas在驾驶换班时,抽空打了个盹,被通讯器的提示音哔哔地吵醒。他掏通讯器的时候,头差点砸在操作仪表上,

Thomas疲惫的声音很轻,"怎么了?"

Newt像被噎住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想问Thomas怎么样,好不好,却太显得无助而软弱。

他想挂掉通话的那刻,Thomas问他,


"Newtie,是不是做梦了?"


Newt握着通讯器的手开始颤抖。

那头的Thomas没发觉沉默的异样,他看着窗外,闪耀的星尘和飞船擦肩而过,他耐心地继续说,

你把天花板的模拟器打开啊,上次我教过你的,调到......我现在看到的星星太漂亮了,你也能同时看到,就能睡着了,还有啊,我马上就回来啦,不用担心......Thomas太累了,他说着说着,抱着通讯器睡着了。

那天Newt一直听着他的呼吸声,坐到黎明。



-




Newt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开始打包东西,他没有动用AI,亲手把属于自己的那些一件一件地放进纸箱里。

小房间里堆满了杂物,Newt和Thomas都特别喜欢逛超市,而Thomas总是买回好多根本用不到的东西,比如看到一个金毛小狗的玩偶就偷偷塞到购物篮里,Newt结账的时候才发现,Thomas笑嘻嘻地说和Newt一模一样。他还淘很多老的成了古董的游戏机,两个人挤在一起玩。

Newt把悲喜叠入箱子,用回忆封口。

他的AI一刻不停地询问着是否提供帮助,Newt烦躁地把它紧攥在手里,又慢慢地松开手,然后把这酷似Thomas的合成声音设置回了系统默认的女声。

她说,正在为您呼叫,Thomas。

Thomas在后勤部队修理那件被激光打穿的防护服,像旧日的士兵修补染满硝烟味的军装,他接通后,本打算简短地回复一句,Newt,待会儿打回给你,却听到Newt淡淡的声音,

"Thomas,我们不要在一起了。"

果不其然,Newt叹息了一声,听到那头暴躁的踢翻东西的声音,他继续说,"我是外星移民。"

政府的血液检测单的结果公布了,即便他一出生就活在这片土壤上,即便他的一丝血统没有任何外在显示,即便他的生活与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

"那又怎么样?"Thomas的声音高昂,充满难以抑制的激动情绪,"没有人可以凭你体内流的那么一滴血就把你带走!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凭一个人的种族或者外貌就忽略他的灵魂!没有!"

"Thomas,不只是这个,"Newt说,“我太累了。”

“我们还是分开吧。”

Newt听到Thomas当着他长官的面骂了一句脏话。



-




Newt在黄昏时登上离开的飞船。日落千百年来没有变过,还是那样凄美的橙黄色,像过于浓稠的橘子酒泼了漫天,太阳醉汉般踉跄地跌落在地平线上。

Thomas被该死的战争绊住了脚,终究没来得及赶回来送他。


Newt在所谓的家乡呆满了三个月,战争提前结束了,地球那边又通过了外交往来和人员流通的许可。

Newt决定回去看看,他在机场整理包的时候,发现了那个一直关机的通讯器,它攒满三个地球年的消息,一打开就一条一条地往外冒,提示音疯狂地响,像水沸腾的气泡。

最新的一条和最老的一条一样,都是来自Thomas的,

"Newt,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机场外突然响起了喧哗和惊呼,Newt跑出去,看到一艘体积庞大的飞船在贫瘠的星球表面掀起了漫天的尘土,巨大的下降声音震耳欲聋。

Thomas这是辞职前最后一次擅用舰长的权利,他一步一步地走下来,成熟深邃的面容和初遇的意气飞扬的面容重合。他看到了Newt,看到了自己后半生的挚爱,

于是还是毛头小子的他下定决心,抱着头盔,扬眉问Newt,

“这位旅客朋友,你坐过飞船吗?”

这一刻,他牵过Newt的手,重复了当年那句并不高明的搭讪,

“这位外星友人,你坐过飞船吗?”

Newt笑了,回忆里的声音和他给出了一样的回答,一字不差,

“我想,没有。”

“是吗?”Thomas紧紧地抱住他,像揉入骨髓,他憔悴的胡渣痒痒地扎着Newt,“正巧,我是个开飞船的,

“我们很适合在一起。”


无论说出口的言语怎样自欺欺人,情感深处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句,我好想你。

Newt像从冰窖中苏醒,而心跳和脉搏该如何为了另一个人跳动,他发现自己原来从未忘记过。













完.



松饼太太:“你兜的还挺快的。”


松饼太太:??什么东西啊,一点都不高科技!出来挨打!!


松饼太太:说好的外星基因呢??比如Newt的体温特别低,(皮肤特别滑),Thomas所以特别喜欢黏他。水形物语看过没?一触碰就会闪出金色的光点那种,特别浪漫特别美,然后就~!#¥%……&懂吗


我决定不给她留点人设了。

她的糖绝对比我的甜,快去催她就行了。

评论(17)
热度(56)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