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双关]嘴硬

短打短打

 

放心甜

 

全文需走链

 


整个长丰支队上下都知道关宏峰的嘴跟铁钳似的,你怎样旁敲侧击都没用的那种。

自然,关宏宇是对此最明白的,他打小就觉得他哥搁在抗战时期准是个把牢底坐穿的钉子户,要么早被施以暴刑载入史册了,真真是个坚贞不屈,刚正不阿的主。


还在念书的时候,有一回关宏宇跟人挑衅闯祸了,关宏峰一声不响地替他赴了鸿门宴,穿着那身板板正正,清清爽爽的白校服去挨了揍。

回家把关宏宇急得要哭,瘪着嘴给他擦红药水,结巴似的问他疼不疼疼不疼。

老式的电风扇被关宏宇强行拧头拧得咔啦响,对着关宏峰一个人呼呼地转。他诗人般的半长的前额发被风吹起,露出清秀的脸和脸上淤青,神色平静。

 

他淡淡地应了声,说,不疼,没事儿。

关宏宇心脏肚肠都要扭在一起了,心里比自己挨揍还疼。

……

 

 

评论(11)
热度(71)
  1. 九夏折红妆ら嵘雪 转载了此文字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