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Newtmas]无脚鸟

文档走链



提要:

"落魄的时候遇到爱的人是一场劫难。"







Thomas在旅店灯火昏暗之时推开木门。


座椅上的人被老旧腐朽的户枢的呻唤惊醒,险些推翻了手边的玻璃杯。残余的透亮酒液溅在桌上,在光下烁烁,一如起身者的双眼。

Thomas把指尖闪灼的半截烟掐灭,迎上了Newt的拥抱,他的手臂紧按着Thomas的脊背,左攥的力道大得揪出一团褶皱,


他们激烈地,急促地纾解了短暂的离别意。


Thomas捏他耳后的手指染着若有若无的烟味,唇齿间却仍清冽,在口舌磨蹭和交缠中温度攀升。
Newt偏过头,躲开了一个胡茬微痒和湿热的吻,笑着问,你还去漱口了?

Thomas只是不置可否地含糊嗯一声,慢慢松开他凌乱的上衣。





他们初遇在莽苍的荒野,那时候Thomas看着反光镜里的蹲在路边的人影,金头发的青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出细瘦的手臂,好像要拦停他。


Thomas没法继续装作视而不见,只得慢慢地摇下车窗,神色淡漠地摆手,希望识相的醉鬼赶快走开。


显然Newt对此视而不见,他眯缝着眼径自拉开车门,跳上来,说了一句,把我载到前头的旅馆就行。坐到副驾上,开始头一顿一顿地打起了瞌睡,Thomas从没见过这么蛮横的。


Thomas看到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公路旁稀疏的枯藤灌木急速地后退。


傍晚的凉风把Newt吹醒了,他弯起眼,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欢呼雀跃,他转过头对着Thomas,眼中像盛满一湖荡开的波光,


他问,你还能开快点吗?


Thomas笑出了声,像被这句问话挑衅了,他的嘴里迸出了一句话,

"那要看你,"他踩下油门,仪表的指针瞬间发生偏转,疯狂地在风里跳动,


"是不是还能坐稳点。"


Newt的头发飞扬,他时而看看暗沉下来的一团模糊的原野,再看看身旁这位司机的侧脸,盯着那棱角在车灯里明灭。



于是顺理成章地,在Thomas走进旅店的那一刻,Newt猛地凑近了,拽起他的衣领,亲上去,然后跌跌撞撞地上楼,摔上了门。







Thomas在旅店留下来了。他说他上午在不远的加油站找到了份站岗的工作,下午回来时就陪着小老板Newt无所事事地看店。


Thomas语调平平地给Newt讲世界各地的风光,从纽约开始,一板一眼如同指南资料,Newt看着他,却听得很着迷很入神。


他们在厨房里变着花样倒腾食物,Thomas便开到十公里外的镇上去买,炸东西时不管食材如何,程序化似的死板地倒油入锅,被烫伤了也从未发现,吓得Newt不敢再让他来。


Newt的房间有很多藏酒,Thomas最爱看他在灯下翻找出柜子后写满复杂花体的酒的那副得意样子,像偷得腥的猫儿,接着砰地开瓶,咕咚咚地倒入杯中。

但Thomas总是喝的很少,他无论吃什么也很少,Newt隔着布料捏他手臂上的肌肉,总疑心他新男友的特殊体质,Thomas只会垂下眼睛,用嘴堵住他那些奇思妙想的问题。


Newt还有很多书,书架立在一幅那不勒斯的卡普里岛的素描画下,Newt说他常常梦见这个地方。Thomas在夜深时悄悄将那些书读了个遍,而Newt会选择在白天的午后靠着窗看书,Thomas就坐在桌边看他。


书本哗哗的翻页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得响,Newt的睫毛颤动着,念到了一段,


"......他想,爱情不过是所谓的多巴胺作祟的结果,于是他看向眼前这个女人......"


"是吗?"Thomas突然开口,没头没尾地应了一声,"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Thomas察觉到事情不对是在午夜。


他轻手轻脚地挪开Newt的腿,从床上起来。


贴在后腰的定位警报器不停地震动,他开始有条有理地把必需品装进背包,践行一场不告而别。


在他电流紊乱的认知里,他对Newt而言,不过像夏夜落入旷野的流星,还是最不闪耀抢眼的那颗,他恰好遇到的是他,做了一个昙花一现的梦。
Thomas最开始的时候,亲吻很笨拙,据Newt形容,像是从没跟人亲密过。他说Thomas是他遇到过最愣头愣脑的那个。


Thomas猜想Newt在他离开后,没过几天会马上忘记他,他希望如此。


但自己恐怕永远也忘记不了Newt。




车胎摩擦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噪声。


Thomas发动起汽车,在无际的漆黑的夜色里颠簸,就像他最初打算的那样,继续漂泊,流浪,逃亡。突然地,Thomas在嗡嗡作响的排气管声里听到手机短信的一声叮咚。


那是Newt醒过来,摸到温热的但空荡荡的床铺,他以为就跟Thomas先前那些夜晚一样——
Thomas像不需要睡眠似的,不是整夜翻书,就是悄悄地出门。Thomas瞒着Newt,Newt也假装不曾察觉,只偷偷托朋友带了几瓶治疗失眠的药,放在床头。



Newt缓缓地在发送处打字,

——Thomas?你在外面?

他想了想,搂紧了身上柔软的被子,继续写道,

——你说,明天早上吃枫糖浆肉桂卷怎么样?



Thomas看到那句话,汽车一个急刹,尖锐的声响像要划破夜幕。
他的车歪斜着停在离一棵树几公分的地方,便再无动作。Thomas默默地坐在黑暗中,


坐了很久,久到远处射来手电筒晃动的灯光。







“长官,追捕行动成功,正在回收代号为'Thomas’的仿生人。”


“哈,Thomas,”Jason轻蔑地笑了一声,赞许地点点头,对着电话那头继续询问,“带回纽约,不要让他再逃脱了。你们是怎么发现这'狡猾’的废铜烂铁的?”


“他在同一个地方待了将近两个月,我们才有机会抓到他,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开车打算原路返回。”


Jason摸了摸下巴,“什么?”


“返回一家旅店。”


旅店?一台机器,有什么休整的必要?


“旁边有武器供应点吗?”


“没有,长官,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加油站,废弃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留在这儿的原因。”年轻的士兵对着电话说。



他不知道。




Jason对此并不感兴趣,他显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大概就是不完善的实验品出现了故障,毕竟这只是一个死物而已。

他命令道,“搜他的行李。”


背包里抖出了伪装用的衣服和香烟,一台砸烂了的手机,备用电源,



和一张去往那不勒斯的机票。










完.

评论(8)
热度(38)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