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双关]一次手癌风波

快落沙雕,续我狗命。

 

可走链

 

-

 

凌晨三点,周巡喝多了。


他迷迷瞪瞪地在大马路旁边坐下来,掏出手机,眯起眼睛盯着那巴掌大的手机屏看了许久,开始发微信。

这个点大概也就关宏峰这个工作狂没睡,他想着,拿个一阳指在窄小的拼音键盘上戳戳点点,希望他能把自个儿捎回支队去,"Z M L G",嗯。周巡手机一抛,在冷风里继续迷迷瞪瞪地等着消息。


长丰支队工作会议群

周巡:在吗老公

高亚楠:......

周舒桐:......

周舒桐:..亚楠姐,你也没睡啊,周队,问的谁呀?

高亚楠:是的,忙呢。你看看现在群里还有哪个男同胞在线。

一排好友列表,只有关宏峰的头像明晃晃地挂着。


长丰支队工作会议群


周舒桐:......

周舒桐:周队......他......我......关老师......



周巡已经在马路边睡得不省人事了,他还不知道的是,夜晚的关宏峰早就换了个芯。当关宏宇看到手机里这条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暴跳起来。

我靠我靠周巡这个狗比狗比周巡果然对我哥图谋不轨我靠!

关宏宇冷静下来,决定听他怎么说,他立马发微信给崔虎。

备注:我滴个好哥们儿


关宏峰:我是你小关哥,快,[群信息截图],帮我搞个账号黑进去,在线等,急。

崔人泪下:[OK]

崔人泪下:[账号信息截图]

关宏宇看也没看,飞快地登录,在群消息那里打字,引蛇出洞。



长丰支队工作会议群


刘长永:我在,怎么了?

周舒桐:......

高亚楠:......

高亚楠:老刘?

周舒桐:......亚楠姐,我有点生理不适......我......他......爸......

高亚楠:......别喊他爸,他估计已经不是你爸了



周巡还在大马路边不省人事。

关宏宇冷笑一声,看对面不再回复,心满意足地切回了他哥的账号。


长丰支队工作会议群


关宏峰:别在群里瞎喊瞎秀,还有

关宏峰:我只爱我弟一个人

周舒桐:......

周舒桐:......关老师您......我.......

高亚楠:。


第二天早上,周巡打着喷嚏流着鼻涕接受了整个支队暧昧的注目礼。刘长永冲进他办公室,拍着桌子喊,周巡你给我说说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情!

周巡看着汪儿的眼神,他看看手机看看自己师傅,目光沉痛又忧伤。

周巡抢过手机,咬牙切齿,

我靠关宏宇这个狗比狗比关宏宇一定是他让我亲手逮住他你给我等着妈个狗





完.

评论(15)
热度(93)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