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Dylmas]恋爱火车二零八零 (睡前甜饼)

送给 @茶紅與鬆餅 

老板是她的,红心是她的,这辈子的糖分也都是她的,祝她天天甜甜滴天天开心。




提要:
Ki Hong:老板,我来......

Dylan:别来。你走吧。


Thomas:我来了。

Dylan:那好,

我们在一起吧。





1.


"我们的老总最近在追星。"一位火车公司的匿名员工对本报记者说道。

这个事实最开始让公司上下所有员工都匪夷所思。忘了说,小编口中的公司是那家世界著名的火车——玩具公司,就是生产风靡全球,所有孩子都爱惨了的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的那家。

"他追的是一个知名乐队xxxxx(此处已厚码,避免本报炒作嫌疑)。"同样是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心员工。

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希望各位关注后续。

2.

Dylan第一次看到Thomas,一个在露天的舞台上,一个在拥挤的台下,却像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台上的那个,舞台的灯光落在眼角眉梢,溢开青春活力和温柔,金发耀眼。台下的那个,看一眼就心跳声声,一声比一声响,甚至盖过了吵闹的背景乐。

Dylan感到自己的爱情鸟从心口扑棱棱地飞出来,心一片一片哗啦啦地散落在地。

他低头发现是自己的公司讲稿掉了一地。

3.

贝斯手突然走下了台,引得粉丝阵阵尖叫。Dylan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他弯下腰正准备捡了东西赶快离开。

Thomas的动作却比他快一步,他也蹲下来,雪白的A4纸映着他发亮的手背,骨节分明。他笑得那样好看,揉满春光,大明星把纸塞到他手里,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下次小心啊。"

Dylan再也不嘲笑Kaya看的那些肥皂剧了,艺术来源于生活。

他是要小心,小小的心动像草芽抽枝生长,疯长成盛夏茂密的野草。

4.

Dylan最近工作心不在焉。

当然,一个熬夜看Thomas推特的人是没法精神抖擞工作的。Thomas是个不太热衷于社交网络的年轻人,他的推特屈指可数。是的,Dylan把仅有的那几条看了一遍又一遍,倒背如流,滚瓜烂熟。

于是他不自觉地在工作报告的结尾脱口而出了,

"今天的总结完毕了,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演出。"


员工集体沉默,


然后稀稀拉拉地发出捧场的笑声,纷纷表示老板比以前好一点了,有幽默感了(不怎么样,非常蹩脚)。

Dylan才反应过来,补充说,"哈哈,说明我的新笑话不错。"

他在上边尴尬地干笑了两声。

5.

老板最近工作心不在焉,员工们也这么一致认为。

Dylan摁开投影仪,屏幕上的成品宣传片跳出来是一个金发男孩抱着狗的视频,他对着镜头笑眯眯的,狗在他怀里撒娇。

会议上的所有人再次沉默了。

Dylan咳嗽了一声,说,

"大家看到了吧,我们产品的目标是,像宠物一样,就像影片中的这条狗,来给予孩子无可替代的快乐,陪伴他们度过生命的每个阶段......"

大家假装无事发生,拍手叫好,掌声雷动。

只有Ki Hong看着那个视频,眼睛都要看直了,Dylan青着脸把他轰出去了。

Ki Hong委屈地走出会议室的玻璃门,回过头来喊,我只是很喜欢那个品种的狗......

6.

Dylan把自己的心腹员工,聚集起来,说要开一个重大会议。

Ki Hong把自己留着结婚穿的西装翻出来了,和其他人一样正襟危坐。

静静地等待着。


Dylan问他们,

"怎么样才可以抢到演唱会的票?"

7.

Dylan说要实现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环游世界。他说这么多年来被繁重的事业和无休无止的应酬束缚了初心。员工听了很是感动,有的赞同点头,有的深有感触,默默擦泪。

于是他把公司一屁股的事留给了Ki Hong,跟着乐队的巡演到处飞去了。

他坐在最前排,离Thomas很近。

Thomas弹完每一段旋律都抬眼看观众,Dylan感觉他好像在看自己。

他在万千人眼中,而他眼中,只万千人中一人。

Dylan有一次买了一张最末端的票,隐在人海之后,Thomas大屏幕上的脸全程只抬了两次,开始和结束。

Dylan希望那不是巧合。

8.

Kaya说火车系列玩具请到了新的代言人,Dylan挥了挥手说哦,好好照顾小童星,照片拍的好看一点。

"我确实是童星。"Thomas笑着走进来的时候,Dylan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站起身,同手同脚地走向Thomas,伸出手,"你好,很高兴和你结婚......不是,我说合作,合作愉快。"

Dylan想钻到地板缝里去。

9.

"我爱玩具,玩具是孩子最早接触的幻想和梦。"Thomas对着镜头笑。

"我为什么会突然代言这个?拜托,我就是Thomas啊。"他耸了耸肩,逗乐了提问的记者。

Dylan在屏幕前心跳漏了一拍,

是的,你是——

我的公司,我的股份也是,它们永远愿意冠着你姓名。总裁说。

10.

摄影师说,要给公司董事和代言人拍一张合照。

这摄影师哪里找的,Dylan决定付他双倍报酬。

他们挨得很近,肩膀撞在一起,都笑容满面地看着前方,西装革履,就像Dylan梦想的场景。

Thomas突然偏过头,在闪光灯里唇不经意地擦过了唇。Dylan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摄影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11.

照片拍完了,摄影师整理设备走了。

Dylan和Thomas面面相觑。

Thomas只是再次友好地同他握手,半点没提那个根本不算是吻的小插曲。他礼貌性地说,希望还有机会合作,和经纪人离开了。

Dylan摸着嘴唇,怅惘地想,一切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和他绕遍地球的其他粉丝也没任何不同。

演员在闪光灯下一向笑得像画。

12.

Kaya把代言的图片拿给Dylan选,Dylan二话没说挑了一组代言人正脸占据三分之二版面的图片。

Kaya纠结再三,还是大着胆子问Dylan,

"这个......我们的产品完全小得看不见......"

Dylan义正辞严地教训她,

"我们请代言人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让更多的消费者通过他了解我们的产品,提高知名度。而且你看看这,看看看看,手里的玩具还是很明显的嘛。"

Kaya不想看,Kaya听完就走了。

Dylan还在她后面喊,还有,那个宣传通稿,全都给我放那张合照啊!放最前面!

Kaya想,恋爱中的男人可比女人盲目多了。

13.

写作恋爱,读作暗恋。

Thomas在推特上发布了代言的宣传照,并附文字,

谢谢,非常感谢,我很喜欢火车玩具,希望你们也喜欢。

Dylan看到这条推特的时候,再次郑重其事地召集了心腹员工。

这回大家心知肚明,大周末的穿着睡衣就来了。

Dylan把手机缓缓地拿出来,点亮屏幕,

"大家看,我们的宣传第一步已经到位了......"

Kaya伸手看着她的指甲,“要问快问。"

Dylan问,

"我转发的时候说什么?"

14.

Ki Hong帅气地捋了一把他的头发,胳膊撑在桌子上作出沉思者的姿势。他压着声音开口,

"你是要怎么样的人设,随和友善呢,还是风趣幽默,还是霸道高冷,还是......"

Dylan也沉思了一下,他说,"霸道高冷吧。霸道总裁,比较符合我的形象。"

Ki Hong抢过他的手机,按了一会儿,递过来说,好了。

Dylan打开来看,他转发了那条,写着:

不客气。

不...客...气.......

Ki Hong委屈地走出会议室的门,回过头来说,你自己选的啊,为什么又轰我......

15.

Dylan现在每次打开推特都有种沉痛的心情,沉痛归沉痛,他照样天天看。
令Dylan高兴得跳起来的一件事是Thomas关注了他,要知道他的关注里只有关系较为密切的好友,Dylan可以心安理得地给他点喜欢了。

不过最近Thomas更新推特的速度似乎过于频繁了。

(图片),路经一家乐器店,橱窗里这把贝斯很喜不错。

Dylan脑内自觉翻译成:这贝斯他喜欢,

他大手一挥,查找下单一气呵成,买了,匿名寄过去。

(图片),和多年未见的老友聚餐,这家餐厅很棒。

Dylab脑内自觉翻译成:这餐厅他喜欢,

他大手一挥,投资了,产权证明匿名送过去。

(图片),公园的清晨。

Dylan脑内自觉翻译成:这公园他喜欢,

他大手一挥,承包了,承包证明匿名发过去。

(图片),和玩具公司的董事长的合照,他人很好。

Dylan脑内自觉翻译成......翻译不了,Dylan大脑当机了。

摄影师将他们两个拍得很好,风和日暖,他们看着彼此,眉眼带笑。

16.

Dylan在网上联系到了一个最快出Thomas演出二手票的,那边噼里啪啦地打字,说有票,立马把地址发了过来,是一个小型场馆。

Thomas只是有些疑惑,便把票价如数转账。

他不知道的是,对面的Kaya看着账户里的钱飞涨,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电脑。

她抿嘴,露出一个微笑。

17.

Dylan走进小剧场,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其他人,舞台中间突然亮起了明亮的橙色灯光,

Thomas换成了一把吉他,歪着身子坐在麦克风前对他笑,轻快的节奏如同浓稠的蜂蜜淌过心尖,温过耳朵。

他的嗓音清朗,唱的是战前女神的Need You Now。在整个乐队表演的时候,很少听到Thomas唱歌。

直到一曲结束,Dylan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话筒的余音嗡嗡作响,他的心跳在空阔的场地里回荡,他的勇气像温暖的灯光一样满溢出来,但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忘了那些好听漂亮的台词,那些光鲜甜蜜的情话,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哑,

"Thomas,我爱你。"

这世上最大的奇迹莫过于,

Thomas走下来,看着他说,

"我知道。"


"因为我也是。"

18.

Thomas第一次看到Dylan,一个在露天的舞台上,一个在拥挤的台下。

他在人群之中把头抬起,Thomas好像觉得耳边的摇滚乐被按了暂停,万籁俱寂,只剩下Dylan那双看着他的眼睛。

迎面吹来的风呼啸着灌进他心底的空落落的大洞,Thomas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如何弹奏。

丘比特从来不讲道理。

Thomas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自己已经走下舞台,捡起那叠文件,明晃晃的字母印着,

托马斯公司董事长——Dylan。

Thomas记住了,他原来是托马斯的董事长。

是他的董事长。

19.

Thomas感受到Dylan嘴唇压紧的灼热,他在间隙停下来问他,

"你为什么送来这么多东西?"

"我想,你喜欢,你可能会想要。"

Thomas说,"我把它们好好地收起来了,"他拉着Dylan的衣领,拉向了另一个吻,

"我想要的,只有最后那一个,你,而已。"

20.

本节拉灯。

21.

老板最近春风满面的,员工们一致认为。

他开会开着开着,听到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就迫不及待地拿起来看,看完后一脸傻笑,像一只蠢到家的雪橇犬。他还特别好说话,对任何提案都点头通过,签字时笔杆哗哗地抖,字迹飞扬,行云流水。

有员工对他说,我想涨工资,Dylan豪爽地答应。

有员工对他说,新玩具的设计图能不能延期,Dylan拍着他的肩膀说当然可以,让他别着急,慢慢画。

有员工对他说,我想跳槽,Dylan二话没说批准了,还真心实意地祝他前程似锦。

Dylan笑容可掬,公司上下都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办事速度蹭蹭地往上窜(先不提质量蹭蹭地往下跌)。

大家都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位不知名的,善良的,愿意拯救他们单身老板的人士。

Ki Hong也去了,他对Dylan说,商量个事。Dylan笑着,请说。

"看你心情好,就是,你把我那么多次轰出会议室,能不能让我也轰你一次?过把瘾。"

"要不要叫你老板?"Dylan笑容可掬地回答他。

"那不用。"Ki Hong思考了一秒。

"滚出去。"

Ki Hong觉得同事骗人,他只感受到严冬般的残酷无情。

22.

Dylan和Thomas戴着口罩从餐厅狂奔出来,躲避狗仔。他们靠在影院的墙上喘着气,互相嘲笑,再交换一个黏糊糊的亲吻。

他们买的是系列电影三部曲最后一部的票,里面的主人公和Dylan和Thomas长得出奇相似。

Thomas看到结尾,难受憋屈,吃完了一整桶爆米花。Dylan拍着他的背,安慰着说,

"他一定很思念他。"

23.

Thomas总是很忙,忙着飞到世界各地,和不同的人见面,握手,合照,忙着他的音乐。

Dylan也忙,忙着对付近些时候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竞争对手,什么托牛斯托羊斯小货车小轿车小吊车小挖掘机的。

他们在一起后聚少离多。

Dylan意识到这一点时,是在一个下雨的夜晚,Thomas人在国外,他打电话给他,背景音却也是淅淅沥沥的雨声。

Thomas说,你下楼。

Dylan看到窗外,他的Thomas脸包在柔软的格子围巾里,站在路灯下,站在雨里。Dylan慌慌张张地跑下去,伞也没拿,从头到脚被雨淋了个湿透。两个傻瓜看到对方的那刻,笑出了声音。

然后Dylan叹一口气,拨开Thomas的湿发,问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Thomas说,我突然有点想你。


后来Dylan想着,去他的竞争对手,他好好要履行一个粉丝的责任,天天接送大明星上下机,再尽一个男友的责任,天天爱他。

25.

Ki Hong从无数的文件里抬起头来,担心地问Kaya,"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他?"

"谁?"Kaya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老板。他说他要年休养病,感觉挺严重的。他什么病?"

Kaya看着手上密密麻麻的统计表,冷笑一声,"什么病,恋爱绝症吧。"

24.

媒体开始把关于他们两个的报道写得天花乱坠。

Kaya问Dylan要不要出面澄清。

Dylan拍桌而起,"澄清,当然要澄清。"

他当晚在个人推特上回复所有的舆论,

我希望各位尊重公众人物即使有限的隐私权,不构成打扰私人生活的侵害,同时,我也想让各位作为见证人——

我希望拥有这位先生终身的配偶权。

推特服务器崩溃了。

25.

"我们最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位来自火车公司的匿名员工对本报记者说道。

之前已经经历过老总追星,员工卖命的苦日子,他们敢怒不敢言,现在这样的生活又卷土重来了。

最新发下来一张问卷调查是:

最适合求婚的地点。

有绞尽脑汁想升职型的员工马上明白老总好事将近,写蝴蝶温室,写古堡。有兢兢业业爱岗敬业拼命型的员工以为这是个检验忠诚度的测试,马上写火车站。还有粗神经的直男Ki Hong大笔一挥,写下,

非洲大草原——赶时间和最爱的人一起看角马大迁徙,体味极致的浪漫。

Dylan: ?你有事吗。

Ki Hong被轰出了会议室,再一次的。他委屈。

Dylan最终采用了Thomas关于"度假"的提议,敲定了冰岛。

员工们表示,有意思吗,怎么办呢,随你开心吧。

26.

世界尽头的岛屿上汇集了最不可思议的壮美奇观,他们夜晚十点下的飞机,冰岛仍是天光明媚,油画般柔软的云层如层叠的棉花糖,海鸟在广阔无垠的湛蓝间低吟浅唱。

雷克雅未克的海豚跃出水面,叫声清越,Thomas摘掉墨镜,笑得像个孩子。

他的头发在海风中凌乱地飞扬,幼稚鬼把手作出扩音器的形状,对着纯粹的蓝色大喊,

“Dylan!——”

“什么——”Dylan在一旁宠着他,大声地应和他,双手也作出喇叭状,“你想说——你爱我——”

“我也是——”就像告白时他说的那样。

他倒自己接上去了,Thomas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扭过头说,“说爱我的人可是很多啊。”

Dylan把手放下来,揽过Thomas的肩膀,“没关系,但我一定是说的最多的那个。”

哼哼,Dylan整了整自己作为成功人士的西装衣领,要知道,他可是有一辈子的时间,

从明天开始的清晨说到黄昏,从年少说到白头。宣之于口的誓言在风中永恒。

27.

他们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瓶柠檬汽水,插两根吸管,咕噜咕噜地喝,等着清甜的口感攻占味蕾,凉气从鼻子里冲出来。

对此,Dylan的解释是,冰岛物价太贵,这样喝比较节省旅行预算。

他说的理直气壮,仿佛自己不是当初那个挥金如土的大老板。

Thomas瞥他一眼,“还有别的正当点的理由吗?”

Dylan说他想和Thomas品尝发生在同一刻的愉悦感受。

Thomas说,“有话直说。”

Dylan看着他,“我想亲你。”

老总言出必行,雷厉风行,说到做到,他把Thomas吻倒在沙滩上。

28.

他们骑过马,泡过温泉,他们看过玄武岩,看过冰川湖,看过黄金瀑布,看过间歇泉。

他们面对面醒来的时候,光看着对方的脸就会笑。夸张一点,嘴角要咧到耳根,却说不清为什么,就笑得起不来床。

他们还恰好碰上了绚丽夺目的极光。Dylan打开戒指盒,虔诚地看着同样西装革履的Thomas,腿长得要命。Thomas还没来得及拿出他的那个戒指盒,Dylan就把他抱住了,给他的手指套上了那个专属于另一个人的印记。

因为Dylan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他看着他,怕下一秒就被人抢去,好像这世上其他所有都不重要了。

Thomas伸手托住他的后脑勺,回应着他滚烫潮湿,像海风一样的吻,偷偷把戒指滑上了Dylan的指尖。

嫁给我吧。

生命交换成功了,从此我与你绑定。



再不分离。






如果说爱情是一场长跑,那么Dylan作弊了,他开着他五彩斑斓的可爱的玩具小火车,把Thomas和他,提前载到终点。









完.









刚刚好28小节!Yes!多个零是因为要倒过来看(两千章大概要码进医院



酥饼很好吃!

评论(17)
热度(82)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