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Newtmas]覆水

给 @茶紅與鬆餅 烤的掺肉末甜饼,喂点 营养均衡




全文需走链


-


提要:Newt不肯参加同学聚会,因为他心里有个秘密。




"你会来的吧?"Minho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通话的背景音全是汽车喇叭声和嘈杂的人声,听得New烦躁,头疼。


"我不会去,"Newt说,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他伸出手按了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去。"


Minho跟没听清似的,装傻,大声地喊了句,"记得看我短信!"


他慌慌张张地挂了电话,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好得像连体婴儿一样的两个人连见一面都要极力规避。


Newt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听了不知道多久,才慢慢放下来。他一个人站在月台上,吹来的风扬起他的上衣,像一只飞鸟掠过,擦着他泛红的鼻尖飞远了。他打了个冷颤,拉紧了脖子上的围巾。




高中毕业前几天,Thomas的橄榄球队获得了联赛的冠军。那时候Newt在观众席,穿着庄重,在所有欢呼起立的人群中眼睛发酸,身旁的尖叫和喝彩像滔天巨浪要把球场掀翻。而他只是看着球场中央护具下和队员拥抱的人,沉默着,真心地拼命地鼓掌,直到两手发麻。


他清楚自己比任何人都要为他高兴。


球队几乎每个人手里拎着酒瓶,吵嚷嬉笑着踢开Newt出租屋的门,引来楼上房东的尖叫,那个种族歧视的尖酸刻薄的白人女人,分贝大得能把人震聋,她看到满屋子的亚裔非裔和他们颜色不同的淌汗的皮肤和闪烁的眼睛,大概要气昏过去。


尽管Newt马上就能搬离这个鬼地方,他还是忍了忍,好脾气地要回她一句抱歉。Thomas却对着楼上爆了一句很脏的脏话,Newt从没听过他这样说话,像心里憋着的一口气一团火,终于见了天光,吐露在空气中燃烧,噼啪作响。


楼上被威胁后没动静了。


Thomas回看他,得意地挑着眉,咧出一个傻瓜般的笑容,揽过他的肩膀说来走走走,Newt觉得他喝多了。


屋子里热气腾腾,流窜着难闻的汗味和酒味,Newt坐在单人床边,却第一次没心思去开窗,任由狂欢和放纵的气息在房间里发酵蒸腾。


Thomas像条累趴的大狗倒在被子上,满身汗,跑鞋都没蹬,Newt推了推他,推不动。


队友全都醉的醉,累的累,一个个睡得横七竖八,鼾声如雷。


……

评论(16)
热度(90)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