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毕生所愿,三万里为一人去。

[Newtmas]线上情人节 (睡前甜饼)

网游au 欢乐

七夕节快乐! ( 还是迟了

某个人说等得可艰辛


-

Thomas被人在下水道地图被狂客守尸已经守了很久了,黑白的视野界面,怪物的名字鲜红淋漓,而且安全区复活的图标始终灰着。

他一脸惨痛地连发消息给Minho。

–哥们在不在捞我一把,我在下水道被野怪堵了

–救命啊,这图没两个人还真过不去

–速来!!我神级装备快掉完了!!点卡烧着等你!!急!!

一向冷静自持的工会会长连感叹号都用上了,然而Minho半天没回复,他现在正忙着和新交的对象吃饭看电影,再在街边买一束小女孩卖的廉价玫瑰花——今天是情人节。

在这个出双入对你侬我侬的大好时机,只有Thomas悲催地在家玩着一个女性玩家少得可怜,连官方都懒得做福利活动的沙盒ACT网游。

他的角色孤零零地躺在潮湿黑暗的下水道里,硬生生躺了两个小时,连内裤都被狂客摸走了,他这个心绞痛啊,音响还时不时迸出几声吓人的鬼叫。

Thomas愤而一踢机箱,不玩了!断电源下线,干脆被子一蒙头睡觉去。

组队申请框突然跳出来,

[林地二当家]申请入队。

我靠! Thomas吓一跳。

他眯起眼看着这个ID,这什么破名字??

透着一股浓浓的半土不土的中二气息。

Thomas犹豫了一下,点击了确认。

他在界面上看了好半天才找到角落一个瘦弱的角色,攥着一把小刀和一把枪站在他光溜溜的人物边上。他灵活地弹跳,移动,没两下就把围在Thomas旁边的怪全清了,哗啦啦倒了一片。Thomas看得眼花,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

这走位,比自诩TMR全服第一的Thomas还要好上一个等级,自己却从没见过这号人物,还有那狂暴力的输出差点没把图里的丧尸给屠到种族灭绝。

对方读了个技能,释放的时候满屏粉红色爱心,娘得要死,亮瞎眼的特效过后Thomas复活了,被他的技能拉回来了。

我靠! 他还是个奶妈!

Thomas,全服第一,被这种从未见过的开挂般的操作着实惊到了。

Thomas起死回生之后,界面恢复了正常的彩色,游戏的建模渲染得还算好看,他才发现自己的瘦鸡队友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耀眼嚣张,扔怪堆里绝对一眼能认出来的那种,很少有人选这种容易暴露容易被人追着砍的发色。

然后,令Thomas意想不到的是,林地二当家还很拽地退了他的队,穿着他普普通通的皮夹克打算头也不回地走了。

少侠留步,Thomas赶紧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噼里啪啦地在公屏打字。

[汽笛响,对面躺]:谢谢你啊!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林地二当家停住脚步,角色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Thomas也看了一眼自己的角色。

我靠! 第三次从他嘴里爆出这句粗口。

因为他的角色全身装备没了,光着屁股站在下水道冷飕飕的风中。游戏某些没有底线的细节处理得太细致,太逼真,Thomas认为对面把他角色的小兄弟看得一清二楚。咳,说不定是大兄弟。

这不是重点,Thomas搓了搓自己的脸,觉得他躺尸把脑子躺坏了。

这场面实在太过诡异,也难怪二当家朋友助人为乐之后就走,实在不宜久留。

算了,那就变态到底吧。

Thomas一不做二不休,闭着眼睛申请了二当家的好友。

对方同意了。

还不忍直视地交易给他一件新手布衣。





汽笛兄和二当家同志肩并肩,在情人节的夜晚,浪漫地看着,

一望无际的荒凉的沙漠。

是的,沙漠。

够刺激,够给劲。

游戏的天漆黑一片,连颗星都没有,Thomas郁闷,活该没有妹子愿意玩这个。官方极力维持着一个还原末世的高端网游的尊严,地图的难度都困难到令人发指,好几次Thomas因为没水喝,被渴死了。

是的,渴...死...了...

他也没想到缺水的提示能让他的血条直接见底。

辣鸡游戏,毁我青春!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位二当家兄弟号下是个妹子,因为角色可以导入本人现实的身材数据,也可以自己捏,大多数怕麻烦的男人们就直接选择导入,少数不满意的,也都会选择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肌肉男。

所以神探Thomas敢断定自己的推论百分百正确,虽然二当家的操作对于一个妹子来讲太过生猛。

哎,他叹了口气,孤男寡女,心猿意马,良辰没有美景。本来可以去废土城市的顶楼坐坐,看灯火通明,但那边的安保怪太强,特别是那个保安头子BOSS,分分钟让你生活不能自理。

Thomas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二当家聊天,还从背包里翻出一个烟花道具,砰地炸在半空。

......然后引来了一大群红名狂客。

二当家在公屏沉默了,角色面无表情地看他,Thomas从中看出了"关爱神经病和智障"的眼神。

他有什么错,他只是增加浪漫。

惨。

二当家手起刀落,刷刷刷。

然后两个人继续浪漫地,

坐在丧尸腐烂的尸体中间看沙漠。


转眼时间快到十二点,情人节也快过去了。二当家坐得离汽笛兄很近,Thomas微调视角就能看到他角色的睫毛,捏脸捏得挺好看的,轮廓有一种自然的熟悉和亲切感。

他说他不常上这个游戏,没事才上线玩玩,级别很低。

"身边没别的玩这个的朋友了?"Thomas感觉像找到同病相怜的知己。

二当家停了好久,才慢慢打字,

"有一个,我喜欢的人。但我都没好意思问他哪个服的,叫什么。"

喔,Thomas惆怅地感叹一声,安慰他。

"没事,你比我幸运。

我暗恋对象好像都不玩游戏的。说起来你这头发跟他挺像的。"

哎。

二当家的角色站起来,游戏设定得很有意思,坐久了还会原地蹬蹬似乎坐麻的腿。金发少年原地像小兔子一样跳还蛮好笑蛮可爱的,很乖,跟他刚刚那个大神的样子完全不一样,Thomas笑。

他打字,

情人节快乐。

[林地二当家]:嗯,情人节快乐。


十二点一到,窗外空中咻地升起一团烟火,炸响在Thomas耳边,点亮了茫茫夜空,流光溢彩。
真的烟花,比道具好看好多。

他越过屏幕,满目都映着绚丽璀璨的光尾曲线,坠落的火星。

Thomas掏出手机,随手拍下来都灿烂光彩得惊人。他上传到电脑,在游戏里发给对面,配字,看。




看到烟花和隐在远处的钟楼的图,电脑前的Newt差点打翻了咖啡杯,泼在他的笔记本上。

[林地二当家]:这么巧?你也在N城?

[林地二当家]:[图片]

自拍角度里的金头发男孩被烟花的光照得一瞬明亮,对着镜头眼中清亮,笑容柔和得像一汪湖水盈盈。



Thomas起身顾不上踢断电源,摔门而去。


-


Newt盯着灰色的好友栏,汽笛兄弟莫名其妙地掉线了,他突然听到敲门声。

门外正是气喘吁吁的Thomas,汗从他的额发里淌至脸侧,他咧开一个笑,笑眼底全是Newt的影子。

Newt像只受惊的兔子,他穿着那件温暖的毛绒绒的居家服,慌乱之中喊着等一下,不好意思,手臂弹起来竟要关门。Thomas眼疾手快,撑住了门框,交叠着双腿倚着门问他,

"是不是我?"

没头没脑。Newt还没反应过来。

"你喜欢的人——

是不是我?"

Thomas一字一顿。


Newt耳朵边嗡嗡的,他一下子什么都感觉不到,胃部紧缩。心脏好像出故障的机器,急速地跳动叫嚣着温度过高,懵懵地就点了头,暴露了心事。

"继续看沙漠吗,我的暗恋对象。"Thomas说。

Newt好半天才恢复了Thomas所常见到的那副常年修身西装,自持冷静的样子,

"如果我刚刚说不是呢?"

"全服第一追起人来,可是不择手段的。"他说,非常蛮不讲理。

TMR游戏宅的极致浪漫,大概是无论在阴暗的地底,荒芜的地表,无论烈日曝晒,死亡笼罩,

把最后一份物资交予你,把生命交予你,在这末日也爱你护你周全,毫无保留。

情人节的第二天,凌晨一点。

二当家和汽笛其人在名为[现实世界]的地图,寻路坐标为[Newt家门口],交换了一个亲吻。



-



全服第一追人多可怕。

谁说不是呢?


被姑娘前一天夜里礼貌委婉拒绝的Minho垂头丧气地回来挂游戏,看到满世界的系统消息和炸了的世界消息。

[系统]恭喜玩家 汽笛响,对面躺 和 焦土二当家生死共患难! 成功突破副本 WICKED 困难模式!

[系统]恭喜玩家 汽笛响,对面躺 将其手枪装备升至顶级! 枪柄享有金装特权,刻字: Newtie ! 祝贺他!

[系统]恭喜玩家 汽笛响,对面躺 获得金装装备 永恒之戒 ! 刻字: N

[系统]恭喜玩家 林地二当家 获得金装装备 生命之戒 ! 刻字: T

Minho瞎了,谁来告诉他好好一个高端网游的官方怎么像磕多了的暴发户一样拼命官推这两个人。还有,

汽笛响......什么!

Thomas?脱单了??他没在下水道惨挂还脱单了???

我靠。Minho想。






完.

@茶紅與鬆餅

评论(16)
热度(72)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