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傅宣]我喜欢上了妹妹的老师

送给 @kkone 的生贺

提前祝睡眠压力通通飞走,

十八快乐,梦想成真。

*撒丫子甜

*幼儿园老师选

*超越变小啦




-

1.


杨超越在幼儿园门口哭。


假哭。傅菁头疼地揉揉额角,下判断。

小妮子翘着嘴气嘟嘟的,上唇能挂个油瓶,啪嗒啪嗒眨眼,愣是没一滴泪,小姑娘坚强,从不轻易掉豆豆,这回只能放开嗓子干嚎。这大雷声引来创造幼儿园门前诸多家长侧目,指指点点,傅菁蹲下来,拖长嗓子央求这位小祖宗,


"超越,杨超越,大小姐,别哭了。"


"我要吃蛋糕,奶!油!蛋!糕!"


傅菁一口回绝,"你耍别的无赖有用,这个没用,昨天已经吃了两个了。"白花花甜腻腻的奶油,杨超越一扫而光,吃了个大花脸,牙还是傅菁硬压着她刷的。


"我跟你讲,蛋糕,都是脂肪,都是卡路里,小朋友,你以后要打脸后悔的。"


不听。

杨超越奉行,好,你不答应,我哭,我闹,我哭,我闹的原则。


"你别......算我输了,你是我儿子行了吧。"杨超越根本不理她,不吃这套,她脑瓜转得可快。傅菁半蹲着哄着小妹,"儿子,儿子,我错了,你先跟我回家,我们再商量。"


"蛋!糕!"寸步不让,哭声嘹亮。

成功地把幼儿园的老师给招来了。



傅菁在擦肩而过的人潮里一眼看到了费力挤过来的吴宣仪,她面色慌张,全是怕自己班小朋友出事的担忧,黑色长发连卷曲弧度都温柔,鲜明地散落在白得发亮的脸侧,眉眼天生得带笑,明眸点着水光。



她好甜啊。傅菁第一时间晕晕乎乎地想。


吴宣仪一把把杨超越拉到身边,语气着急却口音软糯,


"怎么了?她欺负你了?"


杨超越扑到吴宣仪怀里,恬不知耻地搂住小吴师的细脖子,脸贴着她温暖的胸脯,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委屈巴巴的沙漠小鸵鸟,她还边扑边喊妈妈妈妈。


傅菁呆了。


吴宣仪防备地抬起头看着傅菁,像一只护食的猫儿,张牙舞爪,却让人手痒痒想给她顺毛,"你欺负她了?"


"没有。"傅菁简短地回答她。


我倒是蛮想欺负你的。



2.


自诩万年宇宙第一冰峰矗立的傅菁,机械地拉着杨超越的手,差点撞到回家路上的电线杆。她满脑子里都是刚才好看的女孩子听完真相后,问她的名字,对她笑得眉眼弯弯。


小吴老师的笑像揉碎的糖,又如温热热的奶油融化在她心上,


"原来你就是她姐姐,让你看笑话了,她爱粘我,叫我妈妈。"


是的,好的,傅菁暗自狂点头,今天起我就是她爸爸本人了,不接受反驳。


"傅菁...啊,那我以后就叫你菁菁吧。"


菁菁啊。

菁菁。


重叠两字落出唇边,落在眉间眼底,如墨画上转腕晕开的一笔,便是万水千山,轻轻巧巧地撬开了傅菁的心尖锁。



认了。

傅菁好半天才回过神,她低头对手边牵着的杨超越说,


"儿子,姐姐最近发现姐姐对你太疏忽了,干脆以后天天来接送你吧,好不好。"


聪慧如杨超越小朋友,翻了个大白眼。


看你两眼放光的样。



3.


傅菁行动力一流,一言九鼎。她在全家人的饭桌上一撂筷子,自告奋勇地要承担关爱表妹的重任,驷马难追。

杨超越眼睛滴溜溜地转,跳下椅子和傅菁讲条件,要是最亲爱的小吴老师知道她自己只换了五颗大白兔,两个菠萝包和一块奶油蛋糕,会不会心碎在冷冷的冰雨中。


杨超越美滋滋地抱着散发浓浓奶香的零食袋,默默在心里和小吴老师说对不起。


4.


傅菁一条笔挺的水洗牛仔裤,远远地站在树荫下,看吴宣仪勾着嘴唇和每一个孩子玩闹,她总磨磨蹭蹭,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来接等得要睡着的杨超越。


傅菁,忘恩负义,见色忘妹。杨超越边等边迷迷糊糊地想。




清凉的风挟来花草香气,越过苹果色的大象滑滑梯,穿过橘黄色的跷跷板,再来吹动吴宣仪的发尾。

傅菁和她面对着面,说着自己费尽心思寻了一整天的俏皮话,吴宣仪常被逗得前俯后仰,在落日余晖里笑出眼泪。



5.


而等到早上的时候,傅菁有空就会躲在小操场上,她自认为是“躲”,隐蔽在人群中,无人察觉,像一名优秀的黑衣职业刺客。她看着吴宣仪教小朋友做体操,一板一眼的动作在她做来却无比赏心悦目,手腕凝满光,腿与臂伸直了,似尾美人鱼化了人,在舞台中心骄傲起舞,神情坚毅,不畏刀尖。




吴宣仪示范完开始点名了,小奥,小云,小宁...

“菁儿。”吴宣仪喊她。


暴露了。傅菁一个趔趄。



傅菁同学,你高出那么大一截,以为站在一群小朋友后面就不明显了吗。



6.


有一回某领导突击来检查幼儿园教育环境,傅菁正暗搓搓坐在最后一排,听小吴老师讲童话故事呢,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走进来,她马上知道怎么回事了,直起腰板一本正经。


她和男人四目相对,傅菁严肃地点点头,说,“您好,我在听公开课。”


后来某领导对某幼儿园教育大加赞赏,公开课程从小就抓起,童话也可以讲得系统化,学术化。


7.


傅菁也曾经像一头发怒的豹子,冲上前把指责吴宣仪的熊孩家长骂得狗血喷头,直接让人分文不讨主动退了学。


那天傅菁骂完,在原地一直喘气,热血涌上来,脑子嗡嗡的,吴宣仪从没见过她这样子,轻轻地抱住她,说没事了,我没事。


8.


“傅菁!”

杨超越那天放学回家,书包袋都没来得及放,蹦到傅菁面前,直呼其名,郑重其事,

“吴老师说让你一起参加合唱比赛!”



“什么?”傅菁啪一下捏住了杨超越的小肩膀。


创造幼儿园的小姑娘们个个水灵灵的,招人疼,一开口唱甜歌更是让人心化了,过五关斩六将直接杀进了市级儿童合唱决赛。吴宣仪在电脑前挑决赛歌曲,却一首也听不进去,眼前总浮现傅菁傻兮兮的脸,她心浮气躁地合上笔记本,沉思良久,把堆积木堆得不亦乐乎的杨超越喊过来,说,女儿,你把菁菁找来帮唱吧。


杨超越促狭地眨了眨眼。


小吴老师啊,儿童合唱比赛规则,可从没说过必须有成人帮唱哦。


9.


排练的时候总体还算顺利,傅菁在纯净甜美的童声里唱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声音奶得毫无违和。


“太高了。”吴宣仪中途停下来说。


傅菁手忙脚乱,生怕自己给她添麻烦,忙问,“哪一句太高?”


吴宣仪憋不住笑了,她看着紧张地快把自己逼到站台顶的傅菁,说,“你站太高了,随便站就行。”


小孩子的比赛妆都约定俗成得夸张,一张张俏生生的小脸蛋被涂成了猴屁股。傅菁走到吴宣仪面前,闭上眼坐下来,感受到化妆刷扫过脸,吴宣仪的呼吸近在咫尺,酥酥麻麻。


吴宣仪疑惑,

“菁菁,你没上妆,脸怎么那么红?”


10.


轻快的旋律盘旋着在大厅里落下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报名次的时候,吴宣仪在黑暗中紧紧地握住了傅菁的手,手心沁出汗,傅菁的心也在咚咚直跳,却不是因为比赛结果。


“第一名——

靠近一点点——

创造幼儿园!”


11.


无人注意的角落,

吴宣仪从座位跳起来像一只无尾熊蹿到傅菁身上,傅菁赶紧站起来伸出手搂住她,听到她贴着自己脖子的压抑的兴奋尖叫,紧接着,令傅菁僵了足足五分钟,



吴宣仪抬起头,眼里波光潋滟,映着头顶上的零星灯光,闪闪发亮,她柔软的嘴唇一寸寸贴近,亲了傅菁。


触感湿热。


傅菁心跳停止了。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一直托着吴宣仪没放下来,也没有痛感,慢慢地说了一句,


“吴宣仪,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


吴宣仪跳下来,拨开傅菁脸前的碎发,声线温柔,比讲无数个童话故事都温柔,


她说,好。


傅菁,你知道吗,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你站在超越边上,那时候我在想,这个女孩子好好看啊,我喜欢上她了。


如果她也能喜欢我就好了。


12.


傅菁上台拿过小巧的玻璃奖杯,倒映出吴宣仪的身影,她们手牵手在震耳欲聋的掌声里鞠躬,傅菁在弯下腰的时候对身旁的吴宣仪小声道,


"没有如果。宣仪。"











完.

评论(12)
热度(347)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