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雪

路途遥远我们

[Newtmas]临时租借 (睡前甜饼)

提要:

Thomas为了不输掉和Teresa的赌约,想出一个让好朋友Newt帮自己的办法。








"口红。"Teresa发短信说,"十八支。"


Thomas悚然,他惊得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明白自己的钱包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危在旦夕——他和她约定了一项比赛,谁在几个月后的圣诞节前仍然没找到真爱,输者就要付出代价,答应对方的要求。


Teresa明晃晃的短信再翻译一下就是,


老娘脱单了,你输定了。


Thomas顿生一种长跑跑到弯道,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体力充沛,绝尘而去的无力感,挫败而焦躁。







"让我假扮你男朋友?"

Newt一口茶呛在喉咙里,优雅的英国人堪称大惊失色,扬着诧异的眉毛,忙抽纸巾擦去桌上飞溅出来的茶水。


"我姐姐她不认识你,正好,拜托了。"

托马斯一脸诚恳,双手合十,

"我...帮你的摩托加三个月的油!...五个月!"


Newt看着他,觉得Thomas根本不愁用他风云的真名在学校论坛里发布一个租借启事会没人点击。姑娘们肯定都愿意作小鸟依人状来瞒天过海,甚至假戏真做。


Thomas没考虑这么多,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在他看来,Newt是他最好的朋友,是最了解他的人。理所当然,Newt是他优先考虑的最佳人选,默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培养出来的。


不过这话他说错了。


Newt答应,并勉强参与进Thomas傻里傻气的排练活动。他观察了一阵子咖啡馆里邻座的情侣,让Newt也学着那位女士对他亲密耳语试试看。


这太奇怪了。

Newt把头凑近的时候想,他看到Thomas微泛红的耳垂,往常这种举动只会出现在他想恶作剧骂Thomas白痴的时候。


"Thomas..."Newt轻轻地说,呼吸温热,酥酥麻麻地吐在Thomas脸侧,像通了奇异的电流。Thomas明明是整个事情走向的控制者,却无法控制自己对于好朋友的心跳。


心理暗示的作用实在是太强了,他感叹道。


Thomas静静地等待着Newt会编什么蹩脚的肥皂剧台词。他忍着对自己狂笑和呕吐的冲动,捏着嗓子说,


"怎么了~亲爱的?"


"......我车钥匙你知道放在哪里,从今天下午开始吧。"


Thomas憋不住了,笑得全身抖动,骂Newt白痴,不解风情。


是的,Newt就算硬着头皮,死活也想不出一句。"你赢了,你成功把我恶心到了。"


"还没完呢,"Thomas看一眼邻座,他们正在依依不舍地告别,拥抱的力度夸张得像要天人永隔。他们两个对视一眼,都表示无法理解。


"不是吧。"Newt看着Thomas笑弯腰,好不容易直起来张开手臂,他只得认命和他抱了一下。Thomas在他耳边还没停住笑,"不行,得像他们那样,拍电影似的。"


Thomas的手臂紧紧地箍住了Newt,其实和之前无数个兄弟拥抱没什么不同,Newt一下子浑身不自在,心上爬过窸窸窣窣的小虫子,他飞快地挣脱这个怀抱,说,


"你要是再让我学那位女士的娇羞,我会杀了你。"Newt把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就按平常这样吧,不用太刻意,Teresa又不是傻子,这都看不出来。"


"平常那样?我的朋友?""Thomas问。

"平常那样。"Newt点头。







计划施行得出乎意料得成功,让Newt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餐桌对面的Teresa似乎对他越看越满意,揪着弟弟的耳朵让他透露更多细节。


难道Minho说的是真的?

Newt反思了一下自己。他每回自诩和Thomas在寝室进行好哥们的正常交往活动,总挤在同一个位置上幼稚地对骂,抢零食抢遥控器抢游戏手柄。Minho会抬起头,幽幽地怨愤地飘来一句,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Gay,结个婚算了。

他和Thomas平时都好到这种程度了?连阅给无数的Teresa都分辨不出?


万无一失,不可思议啊。Newt心虚地看着Teresa炽热的目光,一边扒盘里的食物。他很自然地挑走了Thomas盘里的小番茄自己吃掉了,Thomas不爱吃这个。


Teresa的目光更炽热了,她都不怎么清楚弟弟的那些臭毛病。


"你们是在哪儿认识的?"Teresa咳嗽一声,语气充满好奇。


"路口。"

"路口。"两个人老实回答,异口同声。


Newt思及这个问题,便有些许晃神,眼前是淅淅沥沥的雨水,透过雨幕看交通灯,像隔了一层玻璃,模模糊糊的色块在跳动。人行道对面人潮涌动。

他注意到Thomas是因为他的裤腰上拴了一个叮咚作响的木雕娃娃,看上去质朴又俏皮可爱,和他整个人的气质格格不入。Newt第一次看到就控制不住笑出了声音。


Newt难得去借冷门生僻的资料书才走这个路口,但这是Thomas的必经之地。这是Newt突然变得很好学之后发现的。


他手摊开书本,余光却一直在对面。他总能从黑压压的雨伞间认出Thomas。红灯的时间总是短而又短,如果他想,Newt大概会是第一位投诉红灯时间过短的市民。


Thomas总戴着耳机,仰着头,伞檐没遮住的侧脸英俊,笑意带着不羁。


Newt对着这位从未开口的陌生人啊,却暗自看上百遍千遍,矛盾地希望他的伞再压得低点,能不能挡住脸,不要再让别人看见啦。


你在听什么歌?


Newt已经想好了结交新朋友的打招呼方式,早就想好了。


在他第十次与Thomas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鼓起勇气,却听到Thomas的声音,


"你在看什么书?"


Newt的心口胀胀的,满溢着酸涩而欢喜的复杂心绪,这个特殊事件给他的感情气球猛吹了最后一口气,本就摇摇欲坠的天平一端急剧下沉,气球也快要爆炸了。







Teresa把Thomas拉到洗手间的过道上,Thomas一脸莫名其妙,Newt还不明状况地留在原地喝他的红酒。


Teresa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弟弟,痛心疾首。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白?"

"什...啊?"


Teresa嗤笑一声,"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她的语气忽然温柔下来,她看着自己伴在身旁长大的弟弟,


"你的眼神,你从小看喜欢的东西的那种眼神。你看公园里流浪的小狗,路边的野雏菊,橱窗里的玩具,小心翼翼又势在必得。"Teresa笑着捏了一下Thomas愈发坚实宽阔的肩膀,

"当然,Newt不是这些,他不是所有物。可当你的这种情感转移到人身上,妄自菲薄又不甘退却守望,我们管这叫爱。"


Thomas像迎头遭了亲姐一拳,砸得他惊醒过来,回头发现自己周身枷锁,打满朋友的标签。


"还不快去,"Teresa推了Thomas一把,指了指过道外烛火映照下的Newt的脸。


Thomas走到他跟前,背着手不知道怎么开口。


"Newt,我..."


"你愿意延长租借期限到永远吗?"

"我愿意给你加一辈子的油。"

两个人异口同声。


他们愣了一下,紧紧地抱住对方,以那对邻座情侣的要把人勒窒息的力度。










完.

















评论(31)
热度(118)
©嵘雪 | Powered by LOFTER